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13章 十二。

“二殿下别怕,在下会陪您的。”时笙轻轻安慰道。

本以为已经足够温柔,可谁知道无忧的拧脾气又涌了上来,他瞥了瞥时笙,刻薄道,“有什么用。”不过好在他虽嘴上刻薄,实际上并未反悔,手上的笔未停半分,一纸惊艳文字多少有陈贞的影子。

“这样子可以吗。”无忧用手轻轻扇扇墨迹未干处,将纸递给时笙。

时笙将纸拿在手里仔细看着,无忧就先低下了头去写另一封。

奉卫书,秦大将军启。

不才何文昭,临阵之始即闻大将军通达世事,少时已殚见洽闻,怎不谓经天纬地。今时下皆余,见贵地凄苦不堪,甚难至于不顾,每忆于此,便乃至夜不能寐,食之无味。先生自有闻见,且谓国士无双,焉能只得捉襟见肘为何人守得城门?先生辛苦,其苦必多。昔日江南之地,至国都之地,皆有无饱暖。不得已兴兵,非我所愿,为四海安定。至于贵地诸多妻子离散,良田不耕,三步野见枯骨,掩面不得见之。君子于役,先生又岂能不知归期?何苦为此,有何可恋?若先生不悟,然后兴兵,不才虽不忍,冥冥自有天意。先生若能依言,可免前后不顾,惊怕我军,也可救于八荒,他日天机典籍浩荡,先生功当论大泽差拟。我主为善,令不才兼顾良民,不可伤及无辜。先生难顾,自粮米不足;不才领命,自为粮米无穷。归鸟亦有致辞,特请先生赏面一见,定当白银珍宝相待;先生不见,不才如何真心为难,只怜惜良民无处容身,必兵戈相见,以为太平!

奉书先生,言尽泪下。

“这是给秦绩的吧,还有一份是给?”时笙将信纸轻轻放好问。

“给长安守军。”

他点点头,忽然笑了起来,“二殿下原来是这个名字。”

无忧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话,埋头写着信,良久才道,“我都快忘了,我还有这个名字。”这话并非说是真的记不清,而是自己想要记不清。

“二殿下不喜欢么。”

“嗯。”

无忧写东西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将另一封写好递给时笙。

这一份和给秦绩的差不多少,只是多了句触目惊心的难顾良民。

“二殿下似乎很想要秦绩。”时笙同样替他整理好,把信放在桌上。

他没说话,白了时笙一眼。

时笙自然也明白,无故动了秦绩,便是和虞部过不去,且此人是有真正能力的,若能招揽,也免得与其苦战。

“你派人送去吧,给长安守军的这个先留下。”

“二殿下,探子昨日报来消息,长安似乎是出了大事,这才急着召人回去,原先守城将领病故。”

“嗯?这样啊。”

“在下只能想到其先将军的领兵可能不会对现在的将领太过亲近,其他还是应由二殿下想想,在下愚钝。”

“你这是把计谋出给我了。”无忧只是对他一瞥,便没再说话。

不知为何,时笙看着这个孩子的眼神,总有些深深的怨毒——即使他在努力压抑,并且压抑的很深。

像是曾经自己在深宫里看到的那具女尸,压抑着的恨,也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时笙封好了写给秦绩的劝降书,“那在下便去做了。”即使是时隔多年,他也略有些发冷。

无忧在身后的书架上翻了翻,他虽兵法看的不多,但对于其余史籍诗文还是有所了解。本以为何文泽不爱研究这些东西,却不想在书架上找到了几本他默下来的书册。无忧拿了两本百家学说,翻开扉页准备解解闷。

何文泽的字较为清瘦,边边角角也显得细致,倒也不是像自己字体那样一丝不苟,多了几分轻巧之意,扑面而来,满纸灵秀。

他的手无意间摸到张纸,蜀国人人感知都强,无忧用指甲尖沾了些水,滴湿在纸页角上,左右捻了捻,果然是有两张纸贴在一起的。可这确实是黏的仔细,如果不是自己生来盲一目,就算是蜀国的人,也不一定能发现。

纸上的字轻浅,但写的还算清楚,那是一纸药方,无忧看不懂,只觉得何文泽颇通药理,那估计是搜到的什么珍惜药方,便没有过多研究,叠好了又塞回书里。

这书里没有什么,他便又摸出了何文泽收的两封信试图琢磨出点什么来。

已经二月份了,自己若是个女子,今年便是世人所称的二八妙龄了。

无忧心不在此,书是自然也看不下去的。早春寒气比深冬更甚,没了冬衣的饱暖,非是要把人冻得大病一场才算罢了。也许是天不作美,今年春季的暖风迟迟不肯来。他算是荒废了一整天的时光在发愣,直到了晚些天,时笙将探子的打听来的情报来告诉他,他这才算是讲了些话。

“打听到是说,长安城的守将病故了,这才急着回去。”

无忧一愣,半晌才问,“那阿九是不是跟着回去守城的?”

“嗯。”

“知道了…”他浅浅的应了声,眼神看向别处。

“二殿下若是反悔了,在下可和将士说好了,准备撤退。”时笙无奈道,他知道,他怪不得无忧什么。即使无忧不想承认,可他还是一直在惦记宇文庶。

——一如自己惦记何文泽那般。

无忧摇摇头,“不用,我们总是要见的,我不想太狼狈的见到他,这样…他就不会听我的任何解释了。”

“二殿下怎忽然想开了。”

他想起自己看的信,何涉给何文泽的私心。

别忘了你的身份。

“我总要先顾着国家,再顾自己。”无忧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如果这个时候我们选择撤兵,卫国君主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不想太狼狈的见到他,真的不想。我想能让他接受,我需要有足够的能力,去让他安静下来,听我的解释。而不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一刀砍了。”

“嗤…”时笙笑了起来,笑的那样温柔,让无忧都有些怀疑,他下一秒是不是要拍拍自己的头——像是阿九。

“二殿下原来这样可爱。”

无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阿九温柔的笑颜浮现在眼前:“小无忧。”

他不喜欢别人这样叫自己,显得自己多蠢一样,更是太容易让自己想起幼年的事。

可阿九每次都这样叫,怎么说也不听,美名其曰,都叫了这样久,一时是改不了口的。

八个月而已,怎么就这样久了,根本是他自己不想改口。

“时笙,你懂不懂,喜欢?”无忧怯生生的问出这句话。

“二殿下怎么想起问这个?”

“我听阿九说,也许喜欢是想一直在一起,我想和他一直在一起,但…我…我不喜欢他吧…”无忧后半句话更像是自我安慰。

他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想法。

“他说的应该是对的。”时笙似乎是在回想些什么,好一会才回答道,“他说的一定是对的。”

“怎么?”

时笙低下头,“这个还是要二殿下自己体会。”

“我就是因为不明白…”无忧的抱怨更像是自言自语,“我恨他们,可我却想他。我有点下不去手杀他,也怕他的误会。”

“在下…也不是很明白。时笙似乎也在想什么,露出傻乎乎的表情。

无忧叹了口气,“等见了再说吧。”

时笙点点头。上次无忧说过,常做噩梦,他便记了下来。时笙休息的早,就压着无忧也睡得早。美名其曰,陪您睡着了,我还得去巡营。

无忧拗不过他,只好乖乖听话。

不知多久,他还没有睡醒,迷迷糊糊的感觉谁给自己掖了掖被角。

他睁开眼睛,视线有些模糊。

“再睡一会,还早。”眼前人温柔摸摸他的头发轻声道。

无忧实在是困极了,便依言又闭上了眼。

一夜无梦。

清晨的日光明媚,将近春季,洒在他眼睫上,恍惚着把他弄醒了。

“醒了?”

无忧以为是时笙,便揉了揉眼睛,一脸困倦。

“醒了把这个看完。”

一封轻薄的书信扔在他身上,尖角划过无忧的手背。他这才看清楚,眼前人并不是时笙。

“……”无忧没好气的撕开信封,忽然又连着刚刚抽出来的信,扔在手边,“我不看。”

“秦绩的回信,你爱看不看。”何文泽也懒得理他,由着他扔了,笑笑便罢。

如他所想,无忧生了会闷气,还是拿起来仔细看着。

“你都回来了我还看什么?”

“你管事,你持帅印,朕只不过是皇帝,那凭什么你要把事给朕?”何文泽懒懒说道,说时还特地加重了“朕”这一字。

无忧看他倒像是个市井无赖。

秦绩的回信没有写很多字,大约是什么诛尽宵小之类的,无忧看完便收在一边,“你打算怎么办。”

“话说回来,那个齐玉贤我看着似乎是对阿笙有点意思。”何文泽翻了翻自己的书,浅笑盈盈问,“你都看了?”

“我在问你正事。”

“哟?有点将帅的意思了啊。让我猜猜,是因为你的小情郎吧。”他把书放回去,坐在椅子上,“我会处理好的,只是我回来,还是不要透露出去。阵前换将这个情报,可是够用很久。”

无忧听罢也不多问,答了他的问题,“看了。我还想问你,都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回来这么快。”

“有时间告诉你吧。”他用手指撩了头发,眉眼含笑的看向无忧。

不得不承认,他的长相,确实足够令人魂牵梦萦。

“对付他们几个,还用很久?我找了人替我看着,怕你不行,便自己回来了。”

“嘁。”无忧有些不服气,怎么自己就不行了,在他眼里,难道自己就一直是个孩子么。

“好啦。”他难得没有顶嘴,何文泽从身上的佩囊里找到一张叠的整齐的纸递给他。

“什么?”无忧接过来,一脸狐疑道。

“你自己看看,仔细点。”他开始翻着桌子上的书,阳光落在他的指尖,千秋风流。

无忧小心的打开了那张纸,纸里面包裹的是一点香料,不至于甚香,可吸覆在衣袖上,也是经久不散。

“这是?”

“你娘病逝的时候,你也没能见一面。知道你多年虽嘴上无所谓,可怎么会真的不在意。幼年我就看你喜欢这香,回去的时候顺便托人找了些给你。是蜀姬的下人调的香,你收着吧。”他说罢,递过去一个锦囊,“收好了的话看看纸上写的什么。”

无忧愣在原地,手上的香味直逼着他,以至于何文泽说破了他的心事,他也没有如往那样说回去。自己一直对什么都不在意,可扪心自问,这到底是真的吗。

自以为豁然,可心底压抑的所有感情,能一直忽略了不成?

他接过锦绣佩囊,仔仔细细的收好了香料,开始看纸上的字。

“你给我这些做什么?”无忧一脸被他玩了的表情质问道,“你明知道我…”话说到一半,他就没有再说下去,只恨恨的丢了一句,“算了!”

纸上写的是齐玉贤和阿九的过往,在无忧看来,只当他在激自己。

何文泽听了他这话,先是转了转眼睛,这才一脸无辜说,“我就说你性子急躁,你还跟我急,这么久了还是不改,看来你手上的伤是不够。”他说罢,意味深长的笑笑。那笑容里半是认真,让无忧不禁有些寒意,“时笙教你看的兵书难道就是让你玩玩的么。”

不过他似乎懒得追究下去,“我昨天听阿笙说了,你见过齐玉贤。既然见过她,那你的意思我也很清楚了。知道你不是这块料,那我给你找个你喜欢的事做,可别说我亏了你了。你既想拿齐玉贤做个诱饵,那你不就得了解他们的事么?你什么都不了解,跟你不带竿不带网不能下河还非要抓鱼是一样的。”

无忧虽放轻了敌意,可嘴上还是不饶人道,“谁让你多管那么些…我又不需要…好吧,不管怎么说,还是多谢你了。不过…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我…”他话说到嘴边,笑叹了口气生生咽了回去,“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他本想说,因为你是我弟弟,可他不敢。他命格不好,不能有亲人,也只有祝氏强调了好几次,他这才是敢认娘。

本来兵营也在调养,何文泽回来的事谁也不知道,军务还是依旧由时笙料理,二人便能好好坐下来讲些心事。

“为什么始终不承认我?”无忧收好了纸条问。

“没什么。”

“那你的两封信又是什么?”

“也没什么。”

无忧蹙眉,“你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

“等有时间,过两天吧,我再和你说。”何文泽拿出本书,“你先过来,我跟你指点两句。”

许久后,何文泽阴着脸放下了书。

“也就是阿笙脾气好,打不死你罢了。你难道是只在你那些诗词歌赋上用功了吗?我知道你文采出众,难得一见的风流雅士,可你现在…”何文泽无奈的倒了杯茶递给他,“没事,慢慢来,你天资聪颖,总能学好的。我也听说了,你应对卫军的突袭,很不错。”

无忧仰天,他是真的怕打仗,也不喜欢战场上的勾心斗角,“我…”

“你啊,巴不得什么时候能喝个烂醉,写几首小诗,写写画画的,这才适合你。”何文泽笑叹道,摸了瓶药给他,“记得吃,还是上次那些,身子要紧,等太平了才能好好的啊。”

他点点头,“谁和你说的…”

“来,你刚刚不是问我怎么不告诉你么。”何文泽舒缓了下心情,“有些事,你根本不能知道,这…不适合你知道。”

“你是我兄长,为什么我不能知道。”

无忧明显感到站在自己背后的何文泽一个哆嗦。

小无忧,不能这样称呼奴才的…

儿时的回忆突然涌来。

“……不许这样说。”

果然,他还是不肯认自己。

“我想知道。”

“不行。”

“兄长。”

何文泽慌忙试图捂住他的嘴,“怕你了。我和你说。”

“祝氏…是我娘。我记得你幼年问过我,她怎么会是妖孽。她可以不是的,但也许是因为我,也许是因为出身。可我觉得,更多的是因为我。”

旧时光里的事情是不忍看的,无忧眼里提起此间事的何文泽,褪去了轻狂模样,他忽然有些后悔,勾起他的往事。

“你怕不怕一个人?就是,身边谁也没有,想有个牵挂,却发现自己根本不配。我生来克死了二姐,娘也因为这个被罚了。或许是个借口罢,可我的命格,倒是真的。你可能不懂,祝部的人是留不得,包括我也是。我叫何涉的次数一只手也数的过来,娘疯了,便要我帮她报仇。后来何涉知道了,便让我仔细考虑,我和娘的书信,也成了我谋逆的证据。”

何文泽说的有些轻描淡写,他的唇角依旧挂着笑意,“不过还好,有阿笙陪我。”

见他不再多说,无忧也就没有再纠缠问下去,“应该,还有吧。不如等你有了心情,再一并告诉我。”

何文泽点点头,“好。”

二人无言,何文泽坐在椅子上,翻阅着离开这段时间的记录。无忧便坐在床边,随手看他批注的诗文集。

“公子。”时笙懒洋洋的推门进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无忧,“二殿下,这是探子的情报,还有一点可能的解决方案,在下刚刚整理好,您过目下。”

何文泽瞧着不知该说什么的无忧,又看了看谦虚谨慎的时笙,差点笑出声来。

时笙转头颠颠的跑去何文泽身边,“公子,月余前,卫国的突袭,您怎么看?他们定是当时知道了什么的。”

“有奸细呗。”他说话的口气像是全然不在意的,“也不是第一天了,就你手底下还有个狗腿子呢。”

“啊?”时笙一愣,努力想了想自己手底下的人,“公子是说?管文书的那个?”

“他也没干什么大事,顶多拿换将的消息传给卫国探子,去换钱了。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何文泽冲他宠溺的笑笑,“你要是下不去手就留着,我来就行了。”

时笙背对着无忧,无忧看不清他的表情,可他从时笙的口气里,勉强揣摩出,应该也是笑着的,“那我快些去看看。公子跟二殿下叙叙旧罢。”

何文泽点点头,看向正盯着自己发愣的无忧,“想问什么?”

“你怎么知道就是那人?”无忧记得,那人是刚开始,一直拦着自己看情报的。

“很多事我怕严重,就不想交给阿笙去办,但是我又不信别人。所以这些人的家室背景,性情生辰,我都是了解过的。何涉还在的时候,我自由时间多些,也能用他分给我的人调查,他的人我虽也不信,可总是和他一心。不止我一个人调查,也事半功倍。”

“你很喜欢时笙啊。”

无忧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把何文泽问住。

他没有接话,像是在破个什么难题。

“是吗。”何文泽不置可否道。

“嗯,是啊。看得出来,你对他简直比对谁都好。”

“那你喜不喜欢宇文庶。”

无忧也被问愣住了。

一人一次,这次算是谁也没赢。

“我不知道,也许吧。”

“你喜欢他。”何文泽目光落在他身上露出一角的玉佩和浅竹色的穗子上。

无忧像是感觉到什么一般,急忙试图掩盖,用宽大的袖子遮住玉佩。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青梅探心者春风燎火那个队长请留步子规吟之血衣迷案迫嫁小厨娘伊人舞坑娘阅读笔记重生之阳光人生归途海上生明月番外集炎夏炎炎铁律时间线失眠旅馆大佬的小蛮妻TFboys之前世纠葛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醉卿十六年破产千金逆风翻盘说教重要吗,并不裙下之臣迷迭香余生不走丢墨少的小女佣又惹祸了暮云霁雪来一场锦上添花
完本推荐: 陆少是个妻管严全文阅读超级角色球员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重生过去当神厨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武道至尊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诸天至尊全文阅读都市超脑系统全文阅读错爱总裁:天降孕妻太抢手全文阅读读书成圣全文阅读剑灵同居日记全文阅读凤逆惊天:傲世帝后太嚣张全文阅读天行全文阅读仙魔道典全文阅读超级神掠夺全文阅读两界真武全文阅读灵剑尊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长官先生,请低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这是我的星球快穿游戏加载中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近身狂婿从被召唤开始东晋北府一丘八都市透视医仙猎谍万道龙皇少夫人今天又败家了何以安山河万古大帝忍界决斗场噬天龙帝技术型工种(快穿)绝世邪神仙途有点长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妖女哪里逃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逆天丹帝高塔公主[西曼]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全球灾变:我在避难所升级很稳九星之主带着系统做巨星朕法诸天大佬老子能召唤万物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