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12章 十一。

时笙的话在后来的半月内都挥之不去。

无忧只当没听清,由着时笙教自己研读兵书。

他想要当面和阿九解释,自己没有出卖卫国的任何情报,可无忧知道,阿九不会信他。他已经明确说开,话里的意思是不顾情意,再见的方式便是兵戈相见。

长安去蜀国路途遥远,也不知何文泽是怎么日夜兼程到的那样快。

“时…”无忧开口刚刚想唤,却见他正在忙着。

他将不多的吃食分好了,挑出些脏的放在手边的空碗里,在另一个见了底的木桶里补了上去,而后才从关押了俘虏的笼子空隙里将吃食递了进去。忙完这些,时笙起身,这才看到无忧。

“二殿下。”他规规矩矩的朝无忧问了安,“您怎么来了。”

“有东西不会。”无忧回道。

时笙微微点点头,“二殿下吃过了吗。”

无忧没说话,摇摇头表示否认。

“那在下先送二殿下回去。”

一路上二人也没多说什么,时笙平常也知言多必失,而无忧本也不爱说话。

谁知到了帐子里,时笙一把将东西放在桌上,悄悄揉了揉手臂。

时笙深呼了口气,莞尔道,“在下去给二殿下拿点东西吃。”

“你呢。”无忧拦住他问。

时笙朝着桌上的饭碗看了看,“我吃那个就好了。”他话刚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无忧也不想多问,碗里是他挑出来剩下的饭,连着一点底,脏兮兮的让人没有任何食欲。他只是着眼,便坐在椅子上发起呆来,真的不太习惯时笙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总感觉是占着便宜。

可时笙没事人一样,匆忙着又跑了回来,将手里干干净净的碗递给他,“这个是我洗过的,总不能苛待了二殿下,不会很脏,二殿下放心就好了。”

无忧也是饿急了,他又不爱说,直到吃完了,才看时笙站在一旁,低着头,更让他感觉尴尬,“你平时也是这样对何文泽吗…”

“不是啊。”他这才拿起桌上的碗,站在一旁准备吃些。

明明是站着,却是数不尽的风流倜傥。可见时家家教甚是庄重。

“你坐下吧…”无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笙做的确实挑不出什么,可他这个常年寄人篱下的皇子,是真感觉受不起。

“其实我只是想问问,何文泽想的计谋,对我有什么好处。”

“公子早知道二殿下会这样问,便让在下告知,二殿下难道想一直在宇文庶那,是个恩将仇报的奸细么。”

“这等没人性的法子,他如何能保证万无一失,又如何非要继续下去,一错再错。”无忧有些想不明白。

“这种情况下不管守城门的是谁,只要敢做反抗,那么百姓定然不能同意。公子也知道这样没有人性,可我们也不能白白的让自家人牺牲。七年的时间双方两国其实都已经负担不起,正缺钱财米粮的时候,也只能这样了。”

“既然如此,为何不放弃?”

“二殿下,公子也没有选择啊。”时笙微微叹了口气,“二殿下,您可知道,祝娘娘么?”

无忧点点头,回忆起曾经幼时问过何文泽的祝氏,那时所有人都说,她是个妖怪,可无忧并不懂,为何父亲的娘娘会是个妖怪。向何文泽问起,他也不说,向任何人问起,都是莫要再提打发。“不太了解。”

“那是公子的娘亲。”时笙一顿,眼里是深深的无奈,“祝娘娘是祝部族长的女儿,祝部是如何灭的族,您是知道的,卫国和部落是从来不信我们的,即使我们作为附属国向宗主国送皇子为质,向部落族长们送礼维护关系,可他们还是不信我们。祝部的习惯是不同,蜀国的虫兽是不同,在下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所有人都一样,似乎不同是这样可怖,只要哪怕有了一分的不一样,就成了贼子。二殿下,您这样聪明,三殿下是如何没的,公子虽然告诉过在下,可也许,您比在下更清楚。”

无忧没有说话,比了手势示意他接着说。

“所以大行不甘,筹备良久。后来意外之喜,宇文卿重病不治,虽是这样,可也打乱了我们原有的计划,大行担心二殿下安危,也知蜀国有努力的资本,卫国便不敢太过放肆。所以这才攻来长安,可怎么也没想到,宇文淮烨还有亲兵。便是这情况下,大行身子还是熬不住,匆忙下公子接下了诏书,二殿下,事情已经到这个份上了,公子难道还有犹豫的机会吗。如果这时撤兵,蜀国百姓,蜀国百官,怎么看待?卫国的无故受气,又怎么咽的下去。在下知道二殿下担心宇文庶,可请二殿下相信公子,公子绝不会为难无故的人。再说,宇文庶…相信二殿下吗?二殿下不出手,宇文庶也许,不会手下留情吧?”

“……”无忧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盯着时笙谦卑的眼神瞧了许久,问,“那何文泽怎么保证万无一失。”

“在下刚刚说过,百姓不能同意,赎金价高,有钱放人,无钱的久了,将领为了守城,便会下手,而这时没人能干看着,穷人多了,便会向朝廷寻求,朝廷不能不管,一边是国门一边是百姓。拿到的钱财米粮只要好好利用,一箭双雕围困秦绩不成问题。到时只要将秦绩放走,宇文淮烨便还有一线生机。”

“留秦绩和宇文淮烨?何文泽到底在想什么…”

“公子只想要回长公主殿下与三殿下的命,只想和部落和卫国的无端疑心找个说法,公子从未想过要伤害任何人,就连一开始会同意大行的要求也是因为…”

时笙的话忽然断了,他抱歉的笑笑,“在下多嘴了。”

他是不会再说的。

“我自己再想想吧。你先下去。”

“二殿下有事再唤在下。”

阿九确实不会手下留情。如果现在撤兵,宇文淮烨也不会善罢甘休。即使当下不报复,可来日总要还回来,也许那便是联合了所有部族,更加强烈的打击。自己想的是对的,何文泽的说法也不无道理,公道讨不回,姐姐和弟弟的命也讨不回,蜀国定是下一个被天下围攻的祝部。唯一的办法,也许真的只能这样。到时候再向阿九说清,也不至于背着奸细的名,死在他的手下。无忧想起何文泽临行前说过的话——取决于你是不是以阶下囚的身份再见他。

无忧还是不想承认自己的情感,可他却想不出更好的理由解释,自己为何会这样在意阿九对自己的看法。

也许真的同意了何文泽的计谋,阿九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辈子便都不会再原谅自己。

无忧一愣,什么时候,自己竟会在意别人了?

“要回城?”阿九一脸惊讶的问。

“对,一定要回城。”温衡也是满脸无奈,他似乎在思考什么,“陛下急召我们回去,延误不得。”

阿九想了想军中受伤的将士,“怎么这样急?”

“七殿下带了小半陛下的亲兵去谈和,算是以证诚恳的。近期来蜀军并不安分,你也知道的,阵前换将可以说是自取灭亡的行为,可他们还是这样做了。谁也不确定他们接下来会做些什么,守城将军操劳病故,便是这样才唤了我们回去。”

“可是兄弟们…”

“蜀军探子众多,连秦绩那也有,难保长安内城没有,如果守城将军病故的消息传了出去,你觉得还有什么活头。我们本来就不如他们了,唯一能做的只能是让蜀军以为我们还能撑一段时间,等到七殿下谈和回来才能做打算。不管怎么说,回了长安总比与他们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更好。庶,你应该清楚的,我们别无选择。所以,你能不能去说服兄弟们。”

“我不确定能不能行,但是我会尽力。不过要走的话,是不是要趁着蜀军也在负伤,尽快走了?”

温衡点点头。

阿九虽说担心,但也没什么可多说的,便直接准备退下去劝说。

他刚走出了营帐还没几步,便遇到方璟,瞧着他一脸不悦方璟问道,“怎么了?将军是和你说了什么?”

“大概吧。”阿九笑笑,“没事,我有信心我们能行。”

“怎么回事?是…陛下传书的事情吗。”方璟略有担忧。

“嗯?你知道?”他一愣,难道自己是最后知道的么。

“陛下派人来的时候已经有人看到了,谈及了两句,但是具体不知道是什么事,严重吗?”

“陛下要我们回城。”

方璟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了想,才拍拍阿九,“没事,回城了倒是也好。”

“我知道回城对我们来说会有益处,我们回去,也能安全带到情报。可我…我放心不下受了伤的兄弟们,这样劳碌,难保到了长安还…”阿九硬生生将“还有战斗力”这半句话憋了回去,这话他作为军中谋士,作为卫国皇室,是他永远说不得的。

“我们到了也能好好休养不是。陛下英明,又有太后娘娘,不曾做了出格的事。这话也就你我说说,我觉得既是陛下的意思,那估计是有急事的,不然也不会这样。”

阿九“嗯”了声,“是有急事。守城的将军积劳成疾,死了。这事难说出去,我们才得顶上,总不能让蜀军看出了什么,就算是朝廷,短时间也暂时经不起打击了,所以这才急着调我们回去的。”

无忧优柔寡断的柔和性子,似乎是源于他的母亲。

他眯着眼睛,在梦醒间神游。

夜里他一直睡不踏实,常常噩梦里是故土的鲜血淋漓,和自己遍体鳞伤的样子,除了有阿九陪着的时间,便只能是自己困极了,或趁着白日里眯上一会。

“二殿下,您觉得卫军回城的时候,需要去追么。”时笙略有无奈的叩了叩门进来问,

“你感觉呢。”无忧见是他来,坐直了身子回应。

“不追。一来远了我们也安全,二来若是真的攻城,不如让他们都回去,也轻松一点,并且我们可以派人跟着打听打听,是什么事情让他们不顾将士有伤,这样着急的赶回去守长安城。”

无忧点点头,“现下…几月份了。”

“明天就是二月了。”

“是不是拖不得了。再过不久春寒过了,天气暖起来,大约…攻城就难了吧。”

“二殿下说的是。天气一旦暖了,不仅伤病会少些,就连断水粮这种也难了。我们的资源还毕竟充足,如果有条件,其实还是最好能赶在天气暖些前,将他们再压的死些。”时笙看了看无忧纠结的表情,没有再说什么。

“二殿下。”两人沉默了好久,时笙才又开了口,“您…算了,在下能问问您,为什么不愿意攻城么。”

无忧像是没听到一般,低下了头,抓过手边的书翻来翻去。

“兴许在下可以帮您。”

无忧抬起头,似是不信,便又低了回去。跳跃不安的烛火落在他宽大的衣袖上,遮住他枯瘦的手。

“如果您愿意说的话。若是不愿意,在下便再也不问。在下知道,您这样纠结下去,也是难受。”

“……”无忧听了他的话,总算是试探着说了几个字,“你为什么帮我。”

时笙粲然一笑。

“阿谀奉承的话在下不爱说。您是公子指给在下明说了要照顾好的,其实就在下这里,不管您是什么身份,是什么品行,只要公子发了话,那您就是在下的主子。”

无忧的手不安的抓着衣角,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嗯…”

他应该是思考了许久的,“能不能请你帮我倒杯水。”

时笙依言去做,将茶盏放在他的手边。

“我怕打仗。这十一年来我几乎每夜都会惊醒,那些死去的人就在我的眼前一遍一遍的重新以各种方式死掉。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蜀国,我对那没有什么感情。我记得我从长安跑出来的时候,是阿九救了我。我…我总觉得…”无忧拿起茶盏呷了口,稳了稳气息,“我…算了。”

我不想伤害别人。

这话他说不出口。

对于他来说,这种心软的情绪早该收起来了,这么久以来,无忧自以为事事了然,可他不知道,这是他永远做不到的事。

“在下知道二殿下倾心宇文庶。”

“其实我也怕,有一天自己也成了梦里的人。幼年我是不懂,可我总该知道,那遍地的鲜血,能把枯草染红,我很难想象,怎么一个人活着那么久,几十年的时间,这样长的时间,一场

战争就能毁掉多少人,多少家。”

“我不喜欢。”

“二殿下都明白,在下也不多说。但是二殿下总该明白,这种事情怪不得任何人,积攒的情绪是爆发的。谁也不想兵戈相见,可是…总要争口气,才能在不委屈了自己的情况下,相安无事。您也知道,这个委屈,不仅仅是不做任何回应的承受就没事了的,总有一天会越来越大。在下知道您生性善良,公子曾经说过的。但是…在下不知道您为何会像现在这样冷清淡漠。”

“是因为…”话说到了嘴边却断了线,“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他试图能把自己想表达的说出来,试图为自己的性子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可他想了又想,还是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这种改变,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二殿下是因为卫国的怀疑吧。”

无忧忽然鼻子有些发酸。

他垂了眼眸,“是吧…也许吧…”

时笙没再说话,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

许久后,无忧咬了咬嘴唇,“好,我答应,攻城。”

他想起曾经的所有事,一路都是怀疑,姐姐为了救自己,伤了自己,弟弟被诬了预谋造反,死在这上面。无忧年纪小,不懂什么是战争,可无忧知道,弟弟再也回不来了,同样回不来的,还有和自己离开故土时一模一样的情形——不知多少的蜀国百姓。如果自己再不收敛一点,再不乖一点,话再多说了,事再做错了,下一个回不来的,可能是姐姐,也可能就是自己。

陈贞…应该也是因为怀疑,才不要了自己的吧。

“可是,阿九…”

“您为什么回来,应该有您自己的道理。可是您怎么知道,宇文庶对您没有丝毫怀疑呢。既然如此,二殿下为何不自己见了他,去和他解释。如果您不下手,在下应该也说过了,您以为宇文庶会手下留情么。您可能就来不及解释了。”

无忧点点头,阿九满目的自嘲和不信,终究还是跨不过那道结了冰的山涧。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暖心孤儿院TFboys之前世纠葛迷迭香落唐凤凰咸鱼梦想当大侠探心者子规吟之血衣迷案龟龟的梦想家园归途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来一场锦上添花外婆是棵核桃树秦招愿最熟悉的最陌生的破产千金逆风翻盘铁律时间线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老公的故事别乱猜青梅自首的嫌疑人暗夜中的逆行者青葱的校园岁月炎夏炎炎我就是这般女子烟缘树与月老的官方cp故事醉卿十六年
完本推荐: 八荒斗神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超级角色球员全文阅读直死无限全文阅读读书成圣全文阅读盛装大嫁全文阅读百万新娘:警官,请留步全文阅读科技翻译家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华娱大时代全文阅读盛世娆香:极品妖妖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吞天骨帝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魔神乐园全文阅读贞观大闲人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道辟九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丹宫之主妖孽奶爸在都市不让江山放开那只妖宠强化医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武道大帝名著世界当女配不朽神帝贞观俗人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报告总裁:有人追你老婆老子能召唤万物天价萌宝:亿万爹地霸道宠神秀之主第一氏族无限穿越美食世界我要莽穿娱乐圈诸天大佬他和她们的群星民国之谍影风云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差一步苟到最后技术型工种(快穿)逆天邪神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最强小农民我要做秦二世六零医妻有空间捡个王爷来种田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