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8章 七。

“小无忧!”清晨无忧刚刚睁开眼睛,便看到阿九的笑靥如花。

他没有说话,揉了揉额角,安静的看着阿九,等他再说些什么。

“下雪了。”阿九像所有没见过雪的孩子那样,应该是等了许久,“这样,就暂时不用担心,没有水喝了。连累你了,来时还比现在壮实点,现在就剩下这么小一只了。”

“嘶!”无忧的手伤被自己狠狠摁在身下,他睁大了眼睛,空气里弥漫着寒气,北风灌进来,冷得人瑟瑟发抖。

下雪了…?

无忧很少见过雪,他对雪一直没有好印象。枯枝白雪像是赠给谁的离歌,轻飘飘的带来深入骨髓的冷寂。

“没事吧?”阿九有些象征性的询问道。

无忧摇摇头,想起自己曾经离开故里时,也是这么大的雪。

“看你,冷吗?手这么凉。”阿九摸摸他的头,又帮他搓了搓手,“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你…家在哪儿。”无忧终于开了口问。

“我家?不远。在都城里。你说,都城当时只是快被占领了,就都往外跑。现在我家还在,我还是回不了家。那…已经没有了家的人呢。”

无忧没有理会他的询问,可阿九却是想起什么一般,抱歉笑笑,“得罪你了,忘了你的事了。”

“没有。”他垂了眉,“我家…还在。只是距离有点像黄泉和碧落那么远。”

“总能回去的。”

阿九刚说完这句话,帐外便传来方璟的声音,“庶,有事叫你,快点啊。”

“来了。”阿九应了声,转头对无忧道,“等我回来啊。”

他开了门,门外的风立刻卷了进来。

无忧根本没睡醒,这股北风倒是真的把他吹醒了。

顺着门进来的,还有只小蛇,颜色暗淡,可从外形上看,十有八九是只毒蛇。

无忧抓起那只蛇,是母族养的。

他将蛇收在袖中,这蛇立马盘绕在手臂上,冰凉凉的,更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大雪还在下,又刚刚被偷袭过,所有士兵几乎都在营帐里。无忧不顾了阿九的话,一心想着这只蛇忽然自己跑了出来,定是有谁在等着自己。

他顺着营帐后面溜了出去,溜到第一次见到何文泽的地方。

无忧总觉得很久没见过他了。

可明明上次才刚刚见过,这才不过一个多月时间,无忧就觉得仿佛过了万年。

“你的蛇。”无忧将手里的小蛇递了过去。

何文泽并不喜欢颜色很深沉的衣裳,也不喜欢任何沾染浮华的衣裳。他总是把自己打扮的清冽似水。除了夜里的黑色,常是身浅蓝色。

今天他破天荒的穿了金线绣的衣裳,只是…戴着孝。

“你听我说。”他打断了刚要说话的无忧,一把扯下了额上的戴孝仔细收好,“你有三个选择,跟我回去,不回去,或者等等再回去。陛下没了,他们要我接手蜀国。诏书是我,你要是回去,我有办法。”

“嗯?”无忧一惊,却很快平静下来,“你想怎么样?”

自己早对任何人没了感情。

怎料问完这句话,何文泽就没再说话。

无忧便闲下来,看着何文泽蔚蓝的眼睛,深棕色长发披着,忽然觉得他和幼年时,很像。

这眉眼温柔,能停滞时光,勾魂夺魄。

那时他的眼眸里,也是这样浅浅的隐忍,只是因为没人对他好,那一双柳眉,便常常有些低垂。

无忧仔细打量一番,曾经听人说起过祝氏,祝部祭司之女,千万星辰难换来一个笑颜,朱唇皓齿,足以点染岁月,只是一个回眸,也许能令无关的陌生人爱这一辈子。

何文泽完美继承了他母亲的模样。一颦一笑之间,尽是藏在心底的温情。似乎只有不同的美好,才能配得起这样的长相。

“我来问你。你去不去。”许久,何文泽才轻轻问道。

“不去。”无忧摇摇头,情绪还有些浸在他的眉眼间。

“那你自己看这个,看完了你再做决定。蜀国,我先替你接下。”他勾了勾唇,将手里的信封丢给他。

“走了。”

无忧看看何文泽离去的背影,握着那封信,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他揣着信,像是揣了火炭,直到回了营帐,才拆开来看。

白纸黑字戳着他的眼。

兵中军师,宇文庶,皇九子,宇文卿亲弟。

方璟早晨叫的“庶”字,和他让自己叫的阿九。难怪他有宇文氏的玉佩。

他竟是皇家的人。

无忧原本以为,阿九只是个功臣家的孩子,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竟是皇子。他大了自己三岁,宇文卿登基时他还小,应该是封了王爷养在王府的,自己根本不可能见过他!

无忧心下一急,咳了口血出来,沾在了信纸上,嫣然开了国色天香鲜红牡丹。他瘫坐在地上,手里握着那封染了血的信纸,黯然失魂。

怎么会…怎么会是朝廷的人,怎么会是皇子。

他眼里是阿九的笑靥如花。初见那夜里烽火下他银枪的寒芒熠熠,营帐顶星空下他的几分柔情款款,深夜贴在他身后时,他轻轻的心跳和自己的心跳,微微缠成了一体。携了一身风雨而来,却仍是少年模样。他浅浅一笑,微微露出的一只小虎牙,是无意间的风清月朗。

无忧手指抓着信纸,沾湿了的信纸划出一道道伤痕,最终破了几条口子在中间。他的指尖沾染了血红,颓废的诡异难以诉说。

要杀了他报仇吗。

他也不知自己坐了多久,只是满心的欲哭无泪。早就哭不出来了。泪在曾经便流尽了。无忧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指尖,和慢慢干掉褶皱的信纸。

他都不记得,自己究竟是如何将灯点上的。

阿九还是晚上才回来。

外面的雪纷纷扬扬,下午歇了会,这时又飘了起来。

兵中无碳。

“小无忧,冷吗?”阿九搓了搓手,打开门,抱歉的对着帐子里问。

“小无忧?”他又唤了声,才看到瘫坐在桌旁地上的人。

这孩子看向自己的眼神是满满的恨意,却明显存带了纠结万分,一时间倒是吓了阿九一跳。

“你怎么坐地上啊…”阿九赶忙关上门,扶他起来,他只当自己是看错了。

“这是什么。”他看到了无忧手边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信纸,没有仔细看究竟写了什么,只瞥见满纸的鲜红,“小无忧?你怎么又…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帮你找点药,好吗?”

不像装的。

无忧看着他的眼神,纠结又添了几分。

“我没事。”终究,他还是选择回了他一句话。阿九的眼睛对自己来说,也许是有种特别的吸引力。

“我先陪你睡一会吧。夜里冷,再不睡,应该就睡不着了。”阿九握住他的手,一把将他抱在床上,“辛苦你了。兵里没有取暖的,这雪若是一直下下去,可怎么是好。”

“嗯。”无忧没有反抗,任由着他抱,阿九也只当他是身子不舒服,没有过多去想。

风里的气息干冷着,天色早就黑透,无忧看着阿九,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小无忧?真的不能说吗。”阿九还是不死心的询问了句。

无忧摇摇头,“不。”

“好吧。”阿九揉揉他的头,转身吹灭了蜡烛。

深夜里,他握着长剑,剑上寒光映月,似乎略微的犹豫不决。

是朝廷的人…便是这辈子的仇人。

剑光晃得他习惯了黑暗的眼睛生生的疼。

也晃得他心口生疼。

忽然阿九翻了个身,浅浅的呼吸,睫毛有些微微颤抖,可无忧并没有发现。

不知为何,他不想杀阿九。无忧不清楚这是哪儿来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有点不舍,有点不愿。

他执着阿九的佩剑,直指阿九的喉管。他知道,这里,伤了,便是死了。

看着阿九的眉眼,今夜无晴无月,只凭着稀薄的夜光,模糊了岁月。

这一眼万年,不问何时而来,不问何时而归。仿佛能听见曾经的更漏恒长,伴着他此时不知是何物的感情,长夜漫漫,无休无止的戳在心口。

外面雪落簌簌。

算了。

无忧把剑丢在身旁桌案上,缓缓蹲下身来。他只想再看一眼阿九的眉,想看他的模样,想看他所有五官的轮廓。

他先是一根手指挑了挑阿九垂下散乱的头发,而后两根手指,再到后面轻轻抚了他的额头,呼吸带着几分紧张的急促慢慢凑近,落下一个吻。

此后,你我再不相关。

他从不敢面对自己的任何情绪,他只当这些是无用的东西,会拖累所有人。他怕极了,自己难道真的会喜欢谁?这个人还是…仇人?

无忧只觉得自己疯了。

这些动作他并不理解,甚至也没有想过为什么。只是想要去,没有理由的。似乎看到阿九,便想要做的理所应当。

即使是放弃报仇,也算理所应当。

不过空惹烦恼。

他叹了口气,惊慌失措像只受了惊伤的小狼,抓起自己的随身包裹,像刚来时那样,一刻也不敢多留,甚至衣裳都没有整理好,便转身跑了出去,门外冬雪依旧纷纷扬扬。

阿九坐起身,看着他仓皇离开的步履踉跄,北风灌满了他的衣袖,翩然起后拂过门口,最后消失不见。

无忧顺着何文泽说过的地方找了过去,路途难行,他衣裳单薄,细雪飞进袖中,沾上眼睫,融成水的雪花遮在眼前,视野里边也出现了小小的水珠。

他心有不甘,满心凌乱,这才把路走的很远。

雪早在半夜停了,到蜀国营地时,天色已是深沉的青,悬着喘不过气。

在卫国处早就学了如何躲开巡夜士兵,他直冲了一处营帐,摇醒了睡着的人。

“何文泽在哪。”他冷着眼,嗓音由于寒冷,问出来的话有些许颤抖。

“你是谁?”士兵有些慌张,下意识想唤来蛇虫,却被一把按住。

“何文昭。”

何文泽的营帐还明着灯,看起来他有些昏昏欲睡,可极寒的天气还是让他忍不住搓了搓手。

无忧依在门口,不知该不该去打扰他。

“把门给我关上。”何文泽揉揉额角,眼睛里的困意消散了几分,看到来人后,笑着打趣道,“深夜造访?是和你家那口子闹别扭了?”

无忧直勾勾的看着他,脱口而出道,“我不认识他。”话刚出口,他就看着何文泽的笑颜更重一分,阴下了眼神问,“你都知道些什么?怎么知道的?”

不得不说,若不是自己并不怎么想要看到他,其实他的笑容还是很足以让任何人着迷的。他踢了个凳子到自己桌前,“我怎么知道?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吗,要知道你是这么个小白眼狼,我小时候养你干什么。行了,坐下吧,站着碍事。”

祝部善星象说,身为祝部后代的他,如何不会。

“你如今倒是说起我?难道之前的事,不是你先不义么。”无忧没有听他的话,而是依旧站在门边,挡下门边几点烛火,这句话一出,何文泽的表情在黯淡的火光下显得更加阴晴不定难以捉摸。

“嘁。”只是吐出这么个音节,也仿若谪仙,他似乎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可还是压了下去,浅笑盈盈问道,“别扯了,到底有什么事。”

“我知道你现在是蜀国的皇帝。我只想请你一件事。”无忧似乎做了不小的决定,“不。应该是,求你。”

“哦?”何文泽的眼神有些玩味,“怎么了?你这嫡子狠下心来求我这庶出的兄长?那看来是很大的事啊。只是这态度…有点不像求人呢?”

无忧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忽然往前走了两步,一撩外袍,跪了下来。端者为天,正者浩然。他对着何文泽几乎是一字一句道,“这样,你可满意?”

何文泽一愣,可随即又变得一贯玩世不恭,他虽有点不清不楚的神色,可并没有让他起来的意思,“满意,那可太满意了。行,你说吧。”

“我想求你,收兵。既然蜀国是你的了,我想求你收兵。”

“嗯。”何文泽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接着说,为什么。”

“我…”他略一沉吟,“姐姐和小弟都死在战争下了,我…不想再有人的亲人,因为这个再失去了,我…”

“怕不是你本意吧。”何文泽收敛了笑意,坐正了身子,“你是因为宇文庶,对吧。怎么,跟他久了,就忘了国仇家恨?忘了何婧何文策的死?忘了所有一切羞辱?忘了是因为什么,你才陪何婧和亲?”

“我陪姐姐和亲是因为你,不是因为他们。小弟报仇不是靠天下,我知道是谁害了他。我知道或许很荒唐,但是阿九人不坏,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我到卫国受苦,出逃时候的悲剧我也见过,你见过什么?”

无忧刚刚说完这些话,何文泽面无表情的将自己桌案上的茶盏扔了出去,正中在他的额角,“疼吗。”

“这是我从前在你爹面前,他对我的疼爱。”

何文泽起身,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道,“我从来没用长兄身份压过你,我也不敢。但是你现在是我的臣子,是我的奴才。我命令你,在这好好反省一下。”

他说完便离开了,只剩下无忧身上的茶水慢慢冷却。无忧对何文泽一向略有敬畏,此刻也不敢再多造次,只眼睁睁看着他的衣角翩然,“嘁…!”

何尝是我不想。

何文泽悄悄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何尝是我不想?

何尝…是我不想。

我这辈子何时为自己活过?

何文泽多想告诉他,自己不是不想,不是喜欢战争,不是想报仇。跟自己搭边的事从来都是要命的,自己怎么会不知道惜命,又几时把天下人视为草芥?越是从来不曾得到,越是视若珍宝。就算是现在自己想要撤兵,也没人会同意。

是何涉死前告诉自己,不能忘了国仇家恨,定要杀了宇文氏报仇,也是自己娘亲尚有理智时说,不能饶了何涉,绝对不能。更是宇文氏曾与何涉密谋,许诺送上无忧,便减了以后的纳税。当时因年年岁贡,国库已有入不敷出征兆。常此下去,国将不国,百姓何安。可你惯了的宠爱,又怎会心甘情愿离开故土?到了卫国,也不过是层层麻烦。若贸然伤了你,寻不到任何理由,怕是众多部族难服。

何文泽笑笑,他们利用你对我的感情,骗了你好久。是我不愿去,是我推了你去。

说到底,生在皇家,谁又是真的为了自己。你去也能说得上话,不比我,天生孤独命,人人唾弃,人微言轻。自己难以帮母亲实现愿望,也帮不上何涉,二人都去了,此生再无孝可尽。唯一的只能是尽义,蜀国所有人对卫国恨之入骨,自己不想做不忠不孝不义之人。事到如今,再伤了人,那这人命,便是要记在自己身上了。这…也算是义气吗。

何文泽在门口站了一夜,无忧穿的单薄,他也知道无忧会困,走了这么久的路,谁会不累。他撩了撩因为低着头而挡住眼睛的头发,轻手轻脚进了门,将睡沉了的无忧抱在床上,掖好被子后又吹熄了灯,这才出去。

雪化的时候,空气变得干冷。

无忧坐起身,看了看身上的被子,又想起昨夜何文泽扔过茶盏时,满眼悲凉的模样,久久无语。

没有阿九的唠叨,他有些不习惯。

何文泽还在桌案前读着书,根本不会看他,这里虽是自己的兵队,可他却觉得,没有了阿九,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也许只有阿九在…才会安心。

“咳…”

自己轻轻一声的咳嗽,才惹得何文泽撇过头。

“怎么了。”他握着书问。

“没有。”无忧摇摇头,却止不住接着咳了两声。

何文泽满脸嫌麻烦,将书本一扔,走到床边半跪下,低眉顺眼的模样仿佛年幼时的曾经。他在无忧手腕处试了试,表情冷清的从身上拿出一个瓷瓶,磕出一颗药丸递给他,口气有些不容拒绝,“吃了。”

“我不。”无忧不喜欢任何人强迫自己做任何事。

气氛忽然安静下来。

何文泽也没废话,收好了药瓶,一把将他推在床边,按住他受了伤的手腕,捏着下巴直接塞了进去,之后掐紧了他的脖子,到他乖乖吞下药丸。

“以后你要是不爱吃,我可以都这么喂你。”他朝无忧眨眨眼睛,笑得无邪。

疯子…

无忧揉揉自己的手腕,掩着喉管不住的喘气。这哪儿是喂药,这分明是快要把自己掐死了才灌下去的。

何文泽似乎不在乎他憋屈的表情,又回到桌前自己看书,时不时还圈点点什么。

无忧也懒得理他,不自觉的拿出阿九给自己的玉佩,摩挲着上面的纹路,和玉佩上那宇文二字。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青葱的校园岁月说教重要吗,并不余生不走丢咸鱼梦想当大侠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伊人舞你比可爱多更甜子规吟之血衣迷案莫笑世人痴来一场锦上添花海上生明月番外集大佬的小蛮妻那群少年不得了我挺好迫嫁小厨娘外婆是棵核桃树探心者铁律时间线我就是这般女子失眠旅馆最熟悉的最陌生的裙下之臣落唐凤凰这个角儿我包了郎骑竹马重相逢
完本推荐: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万界疯人院全文阅读我的时空旅舍全文阅读狂武战帝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大宋小郎中全文阅读科技巫师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九炼归仙全文阅读联盟之魔王系统全文阅读武极苍穹全文阅读都市最强修仙全文阅读紫血圣皇全文阅读大明仙人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随身空间:小厨娘的古代日常全文阅读驭房有术全文阅读至尊小农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终极兵王宋北云最强小农民强势婚爱:豪门老公轻点宠霸天武魂极限保卫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报告总裁:有人追你老婆万古第一婿开局和郑耀先结拜第一赘婿混异界近身狂婿奔腾年代——向南向北噬天龙帝洪荒历亘古大帝神秀之主武道大帝民国之谍影风云我要莽穿娱乐圈保护我方族长仙宫大佬的丫头不好惹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东晋北府一丘八九星之主嘉平关纪事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靳少,你家夫人超狂的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