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4章 三。

这一天无忧从梦里惊醒,被人连拖带拉的从床上弄了下来。

“你们要做什么…?”他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宫女,可她此时的表情却实在让人顾不上欣赏她的五官。

“何美人失仪,又与他国交好似有投敌叛国之意。圣上念其这些年来规矩,主子也仁慈,令做宫女,留在主子身边伺候。这要请小少爷去一趟,跟何美人做个证人。”

“阿珠姐姐…”小无忧仰起头,有些呆呆的看着她灿烂得有些诡异的笑,“你们要我做什么证?”

“当然是美人到底有无和他国过于交好。”

“姐姐没有!那是我们的家…姐姐说了…不能再回去了…不让我多想,她也不多想…我不去,我不去…我们都很乖啊!”

“小少爷,这可由不得你吧。”

一路急行,到了皇后宫里,无忧只觉方才路上的风灌在嘴里,凉丝丝的划着咳痛了的喉头。

阳光明媚下大殿的金柱有些刺眼,屏风上的牡丹开得国色天香,朱红的宫门从身后关紧,重重的回响在殿内,关严了无忧最后的梦。

“陛下求您不要…放了我爹放了我弟弟吧…两年来我和弟弟规规矩矩,他也该回去了,战事也该停了…好吗…”

无忧跪在地上,怔怔的望着姐姐手中的龙袍一角。他抬起头,眸子里满是不解,更多的是不甘。那是年轻有为的皇帝,他听姐姐说,他身上檀香味很好闻,身体并不怎么好。他只看着皇帝确是略显文弱,流连到姐姐身上的目光,似乎有些复杂无奈的怨毒。

“传旨。美人何氏,以下犯上,与敌国王子交往较近,意欲投敌叛国。朕以其母国之谊,早日休战,一再宽恕,然并不知悔改。本应发配永巷,念罪不至此,交于皇后处置。”

那人说完便起身要走,明黄衣裳翩然,真有淡淡檀香味,他的衣角拂过无忧手边,无忧轻轻抬头,顺着他看的方向,是自己怅然失魂的姐姐。他没停多久,仅仅一瞬而已。

待皇帝离开,殿上那真正的牡丹轻轻一笑。

“何婧。”她挑着姐姐的脸,无忧本能想冲上去,却被压了下来。

“你这样子看着可真恶心。”她玉手纤纤,在姐姐脸上游走着,温柔的像春天的桃花,宜室宜家。

她从桌上拿起一把剪刀,在姐姐额角至眉眼下,划出一条极深的伤痕,血流了姐姐一脸。“拖出去,掌嘴八十,以后少说点话,留在我这边伺候。”

小无忧眼睁睁瞧着她被拉出去,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是不是,不讲话,就会没事了?

那女人甚是好看,她缓步走来时,高贵的如凤鸟从天边而来,归了乡,安逸宁静。“至于你,何文昭。赏五十鞭,幽三月。”

“娘娘,他不过六岁,这…怕不是要出人命…”

“那看他造化了。”

之后是暗无天日,他一个人,伤口处有些化了脓,便学着野兽的样子,把手臂上的伤舔了一遍又一遍。被关的那三个月里,也学会了话多说不得。这原应是他进宫便该知道的,是自己常缠着姐姐,嚷嚷想回家,才害了她。

身上的伤忽然也不是那么疼了。

“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阿九拍拍他的头,“看你垂头丧气很久了,天快亮了,快别想了,休息一会,不还得跟阿璟去忙呢。”

阿九的话将他拉回现实,他瞥了一眼,撞见阿九温柔的笑。

“对了,小无忧,你跟我们走吧。”

“哪里。”他稳了心情,轻声询问。

阿九想了想,说,“夜里我出去了,和将军商量,这暴雨不断,山下的营帐始终是不安全的。皇帝突然逝世,太子年岁又小,要不然,也不会有这场恶战。”

“嗯。”

“那今天你和我去探寻一下附近敌情。如何。”

无忧点点头,忽然想到什么,用手指在颈后拨弄着什么,不一会,他手心里便静静的躺着一枚玉坠子,是块白玉,清透好看。

“这是什么?”阿九不解的看着他问。

“给你。”无忧面无表情道,虽是如此,目光却有些躲闪。

“可是…这不是你的?”

“你救我,还你。不收,瞧不起我。”他有些许不耐烦的样子,“是我的,他日你对上蜀国兵士,如果有机会活着见到他们主帅,拿这个给他。”

“你说话还挺好听的。”阿九一边打趣他,一边接过玉坠,“我听你的。不过这小东西,给了主帅又能怎么样。我是军师,轻易也没什么上阵机会。我收下了,多谢你。”

“藏好。”无忧轻飘飘的丢出一句话,弄得阿九一头雾水。

他捏捏无忧的脸,又摸了摸他的头,“既然会说话,就多说点,你讲话挺好听的,这像我欠你八百吊钱一样,你说你才多大啊,整天板着脸,多无趣。”

无忧撇撇嘴,摇摇头便不做回应。

“等战乱平定了,带你去放河灯,好不好。”

“那是什么。”无忧轻轻拨开他在自己头发上的手,口气十分认真的问道。

“想你也不知道,河灯…常放些莲花的,是对已离开的人悼念,对还在的人祝福。到时候我的愿望应该还是这样,天下太平,早点找到小棠。”

无忧安静的看着他,听他说他的愿望,竟是天下太平。他突然觉得有些复杂,第一次知道,原来也是有人会笑会闹,会许愿,会想要什么东西。

“九哥哥。”这是无忧第一次这么称呼谁的名字,“你们都有想要的东西吗?”

阿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半晌才说道,“是啊。是人都有的。”

“那笑闹表情和心情?”

“也是都会有的,所以啊,我很不理解,你怎么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无忧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自己托着腮不知想什么去了。

“我可以问问你从前的事吗…如果惹你不开心当我没说!”阿九讲这话时小心翼翼的凑到他身边,又小心翼翼的问。

“嗯。”

依然的回复,也没见得有没有什么情绪起伏。

“你家从前对你…不太好?”

无忧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嗯。”

“你在谁家做事啊,谁欺负你?”阿九温柔的眸变得有些许凛冽,又轻轻摸摸他的头发。

是怜惜的意思。

“我…”无忧忽然觉得有些异常,从未有过的感觉,一股辛酸涌上心头,想哭。

“啊…是个世家。”他眼圈红了,连忙低下头,不着痕迹的想隐瞒什么。

“太过分了。不过。”阿九手指尖也是不着痕迹的凑到他脸上,帮他拭了几颗泪珠,“以后你跟着我们,我晚上教你读书,白日你和方璟学些什么,我们在,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无忧偏偏小脸,咬咬嘴唇,“嗯。”

不知道为何,只要阿九在,连时光也温存了。

“你和我哥哥,好像。”

无忧微微眯了一会,便随着阿九出去,街上冷冷清清的,血迹干在地上,呈现暗红一片。

“可够狠的…”阿九凌厉的样子是极其好看的,像是仗剑山河的侠客,了无牵挂,天下清平安乐,而不必担忧任何纷争。

无忧没说话,低着头走在阿九身边,忽然看到了什么,微微一怔。

“怎么了?”

他摇摇头,自己眼前应该是姐姐的尸体。

其实不过是堆爬满了蛆虫正在腐烂的肉,但是他知道,那镯子是姐姐的。

阿九心下做出些许判断,断定宫中还有人在,都城还没有完全沦陷后,他舒了口气后又问,“看你心神不宁的样子。”他顺着无忧的目光看到了地上的女尸,眸光也黯淡了不少,“这?”

“是我姐姐。”

“这…”

“没事。”无忧看出阿九想要说什么,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打断了阿九刚刚要说出的安慰。

阿九担心的看看他,知他不想听,便也没再多说。

“那我们?”

“接着走。”他声音听不出什么波澜,此时他却连头也不回,不多看一眼。一直以来,阿九都觉得他没什么人色,清清冷冷的,像是六月的风,拂过就是拂过了,也像是十二月的雪,冷透到骨子里。

“你们是?”背后忽然有人出声,叫住了他们。

“你是?”阿九随口回了一句,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人,发现此人生得周正,眉宇间似有龙啸,虽是一身布衣道袍,却一派浑然天成的王气,忽然想要脱口而出似是他的名字。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那人笑笑,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派少年风流,“这边。”

阿九有些欣喜的跟他向屋后去,是见了故人的样子,情怯怯的,像是担心也是担忧。无忧没有跟太紧,回望了一眼姐姐的尸体,红了眼眶。但很快他就用手揉揉,整了整衣服,跟紧阿九。

他来时,那人在阿九耳边说了什么,惹的无忧莫名的不悦,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有人靠阿九那么近,就是不喜欢。

“小无忧,这位官爷让我跟他走一趟。”他扯过无忧的手,心想怎么这么凉,在袖里滑出什么,放在他手心里,并给他递了别声张的眼神。

“你自己小心。”阿九冲他说道,并且目光落到无忧手心里,又小幅度指指自己身上无忧的玉佩。

待阿九和那人离开,无忧才仔细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是系在腰上的玉佩,模模糊糊还有宇文两个字。

是国姓。

无忧小心收了起来,往城外密林里走了几步,叩叩枯木,“出来。”

“他们两个发现我走了,你一个人,竟还敢叫我出来?”

声音从背后响起,冰冷的匕首贴近无忧的脖子。他话里有些玩味,并不急着杀人灭口。

“你不敢杀我。”无忧用手指捏住匕首离开自己,转过身去和那人保持了些距离。

“哦?”

无忧一句话也没说,撩起左手袖子,翻过来,白皙的手臂上有一小小的图腾印记。

“你…”那人反应过来,欲冲他一拜却被制止。

他看着眼前这人的眉眼,不过二十五岁左右,倒是生的周正,“名字。”

“在下时笙。”

“今天的事,你知道怎么办吧。”无忧瞥瞥他,嫣然笑道。

“知道。只是不太明白,为何您明明活着,却…”

“不该问,别问。”他只一个目光,便写尽杀伐。

此时虎啸山林,无忧又道,“我是通过你带的兽族发现你的,没事别老在城里转悠。”

“在下明白。”

“九叔,我好怕…”十四岁的孩子缩在阿九怀里瑟瑟发抖,他身后的妇人眉眼如画,浅浅的叹了口气。

“不怕,不怕,小烨儿乖,相信叔叔会把那些人打跑的,好吗。”

他怀里的孩子点点头,泪又止不住的沾湿了衣裳,“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怕,我想好好活着…”

阿九向妇人投去无奈的目光,“嫂嫂,烨儿还是常常睡不好么?”

陈贞撩起眼前的珠帘,珠帘陈旧欲断,她冲阿九苦笑道,“是啊。这懂得越多了,越天天怕了,也难怪他害怕,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阿九怜惜的摸摸孩子的头,“我们会尽力的,七哥这次不也出了山门,回来了么,他的才德我也自愧不如,有他在,应该不成问题。”

方才的少年听到这话,刚刚轻佻的表情也收敛起来,他看看阿九怀里哭的不成样的宇文淮烨,又看看因为日夜疲劳身形消瘦的陈贞,勉强道,“嗯,嫂嫂放心便是,阿九也在,只是时间问题。”

陈贞命人将小孩带下去,确认走远了,她才悠悠道,“你们不必骗我,都是一起长大的,蜀国的本事,卿哥哥在时,庶还小,但当时,小怜你可是领教过了。我近来忙完事务,有看些他从前的笔录。”她一边说,一边从桌案上拿起几本册子,已经被翻阅的周边起了毛,看不出本来的纸页颜色。

“这些事有些我不便去做,我说予你们听。若能找到笔录上记载的,兴许…很快就能太平了。”

风卷起册子的几张纸,密密麻麻的小字中,赫然有几行鲜红的字。

奇攻强战,压其人质,不露虚实,广结忠良,联通寡国,挫其锋芒,恩威并重。

“普天下除了蜀卫两国…便没有他国了啊…莫不是…”阿九仔细想了想,却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测。

“你想的没错,这是卿哥哥怕笔录落入他人手里,除了些情谊,也是有些迷惑的。我卫国边境有些许部族,他们应该就是卿哥哥说的寡国。”陈贞略一沉吟说道。

一旁的宇文怜一言不发,沉思了一会,道,“那我便去问问看。”

“我只能明白基本意思,但我不明白部族善战且自给自足,卿哥哥是怎么说服他们的。也许是因为常常送去的礼物,不过这从卿哥哥离世,就已经断了。大概这就是部落不肯出手相助,你若去,多加小心。”

“多谢嫂嫂。”

无忧一个人等着,也没见有什么过多的不悦,在街边一个破屋前等着阿九。长街上人并不多,和他四岁那年来时有很大区别,不再车水马龙,要好久也许才能见到一个人从窗边匆忙走过。他往北方望去,眯起了眼睛,一定要找那个人报仇。

“小无忧!”远处慢慢跑来的人影进入他的视野,“你可让我好找了。”阿九喘了口气,仍是笑得明媚。

无忧左右瞧了瞧,发现只有阿九一个人回来了,于是问道,“官爷?”

“他…”阿九刚想回答,却在口中一顿后,又口齿伶俐道,“那位官爷问我们是哪里人,来这里做什么的,问完了便放我回来了,怎么,你认识他?”

无忧摇摇头以示否认。虽阿九这么说,但无忧准确看出了他略有躲闪的目光。

“对了,小无忧,官爷还说了,若见到蜀国的皇子和公主,可以拿赏金的。”

阿九提到蜀国皇子时,无忧有些许不知名的神态,而后极快恢复成了正常的,“嗯。”

而他一瞬间的神色也被阿九敏锐的捕捉到了。

“走吧。我们回去。”

阿九将手凑到他的手边,无忧也不躲,也没更靠近,他害怕,便装着不知晓的样子。

于是他直接牵过无忧的手,惹得无忧转头,耳边微红。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春风燎火迷迭香你比可爱多更甜坑娘阅读笔记裙下之臣青葱的校园岁月破产千金逆风翻盘我就是这般女子莫笑世人痴名侦探毛利兰来一场锦上添花子规吟之血衣迷案余生不走丢贵族庄园之苏醒的玫瑰炎夏炎炎我是你的那片星空TFboys之前世纠葛归途暖心孤儿院自首的嫌疑人暮云霁雪有心乱弹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惹不起躲得起一半清水一半盐青梅
完本推荐: 人皇全文阅读万古剑皇全文阅读这个天国不太平全文阅读超级角色球员全文阅读抗日之特种战将全文阅读开个诊所来修仙全文阅读传奇再现全文阅读凤逆惊天:傲世帝后太嚣张全文阅读千魂之二次元魔神全文阅读一枪致命全文阅读超能透视全文阅读武煌焚天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仙魔道典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错爱总裁:天降孕妻太抢手全文阅读诸天仙武全文阅读合租医仙全文阅读九龙战天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求求你们别再说了吞噬星空之混沌太极第一氏族我的高冷总裁老婆然而史莱姆又做错了什么全职公敌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天价萌宝:亿万爹地霸道宠都市之开局奖励十个亿千秋我为凰重生之医手遮天统计大明仙宫深夜乐园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西游之史上最强妖王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娱乐之时代巨星嘉平关纪事快进到3077最强小农民万法无咎穿成八零异能女[综武侠]刀剑红颜录绿茵逆转狂魔近身狂婿宋北云欢想世界甜妻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