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88章 七十三。

第88章 七十三。

“爹爹,如果你现在还在的话,会夸夸我吗。”

墨色新痕,纸上的只字片语未显憔悴。

“我知道啊,你没讨厌过我。我的琴先是娘教的,后来,就都是你教的。我寻了你一辈子,却都只是在雨里。我哪儿知道,你的一生,是在雨过天晴里。他们都说,夏季的开头,是先告诉了蝉的。可我觉得,其实是写在大雨里的。我记得我那年生病,你抱着我说,睡一觉就都会好的。我当时以为,你开始爱我了,只是第二日,我就没有见到你了。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找,找你爱我的那一丝一缕,找你还在。只是再见的话,就是来生了。阿娘不在,我幼年就是孤身一人,我怕惊雷,也怕初春第一丝翠色染上梢头的时候无人相陪。从暮雪寒意,再到燕子的衔花,到连天的雨没过青苔,然后一叶泛黄,又重复的引来了雪香清冽,你都没说过一句爱我。所以啊…我在找,找到你去了,这才找到。是我来迟了吧,不过还早,不是说好了,来生再见的嘛。所以,还得有劳你,多等我那么一会。顺便也告诉我娘,我知道,你们都在我身边。我也会一直在的,总之…还请不要离开我。再过几日是大暑天,那样的话,再等等,就又是秋天了大仇…等我想想,再决定报不报。这会是我有关于你们而下的第一个决定。”

何文泽写下最后的字,身子止不住的颤。他红了眼眶,也没带什么笑意。其实本来他就不爱笑的。

他猛地咳了两声,最近靠药压着,咳血的情况倒是少些,只是情绪激动起来,依旧难免。掌心鲜红,一如当年何涉弥留之际,手上的那点隔阂。

都说蜉蝣不识年岁兴衰,不知世事荣枯。

那确也是蜉蝣的一生,从兴而衰,从荣再枯,一日的烟霞还是落雨,就都是来世相逢的执念。依山观雨,不见从前事,只依稀还记得,指尖眉间的小调。

何文泽轻轻的擦掉手上的血迹,还好去煮水了,不然又要担心。

他把信叠好放了起来,等有时间的时候带出皇城放在水里,指尖摩挲着纸面,直蹭的泛了热,真想当着你的面,再叫你一句爹爹。-

“公子!”时笙匆忙而兴奋的跑了进来,正对上何文泽红肿的眼睛,也知趣的不问他是怎么回事,接着说看自己的事情,“圣考的墓一样是薄葬了回去的,不过四殿下是听了你的话的,别太担心!”

“这算是个迟来的合葬吗。”何文泽打趣了一句,他把母亲的长发收了许久,这次意外,就求了何瑾,尊重何涉的意见,依旧薄葬。只不过安葬回去的时候,他希望能把这缕牵挂,放在何涉身边。

“之前不是也有玉呢,圣考和夫人定是好好的。”时笙摸摸他的头发,“看你这个样子,快回去睡一会吧。”

“哎。”何文泽应了声,牵着时笙的手硬要他陪自己睡。

夏季的午后阳光明媚。

若再醒来,当是湿了衣襟的。

梦里曾经的少年依旧轻狂,笑与他说了句,“如果我还在你身边,我一定会告诉你,除了你的母亲,我最爱的就是你。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和你说过,你一定很失望吧。只是,我们一直都在。”

长安的夜难得热闹。

阿九觉得,无忧的气质总是很独特的。

荒芜苍凉,眉眼间的远山连绵,落雪轻拢。算不上温柔,似乎还有点刻薄。像是黄泉路途遥远,残红悄悄在地上泥中,逐渐化成虚无,作证的也只有更替间的艳阳和星辰。

他的每一眼也便成了虚无。

阿九站在他身后,思索一会,握着笔在花灯上写了一行字。他就在小河边,看着河对岸姑娘与公子们的灯,成双成对的悠然远去。

“小无忧?”阿九吹干灯上的字迹,凑到了他身边。

“嗯。”无忧很快的就应了声,看着阿九的时候,眸子里偏偏多了几分温存,“我的写好了,你呢?”

阿九把灯执在手里,对他嫣然一笑,“我的也写好了,一起吧?”

“我曾经听过我家里的姑娘们说,和人一起放了灯,乞巧的时候再与这人一同求一次,就会一辈子都在一起。”无忧撩了撩自己耳畔垂下的发丝,露出清秀的侧脸,他没看阿九,只是就这样问着,“那你有想好的吗。很幼稚吧,这种说法我也会信。”

“一点也不幼稚,我也听过,我也在信。”阿九摸摸他的头发。

谁也没有再多说,默契的点了灯芯,跪在河岸边上,然后把灯尽量稳着放在了水里。

无忧撩着阔袖,垂眸将自己的灯放在了阿九的灯旁边。那一瞬的浅笑也淡如月华,是夜色残半中的那一点颜色,清素依旧,却花娇不如。

他的衣摆还是点了水。

“你许了什么?”无忧没起来,依旧是跪坐在岸边问。

“嗯…”阿九脸色一红,“这个你还是不要知道了。”

无忧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边挽起衣袖要往水里去,“你不说我还不听,我自己捞上来看。”

“哎哎哎我和你说!”阿九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正好对上他等着下文的眼睛,又把目光错开到了一边才说,“执手同归,共去…”

无忧半晌没声。

待阿九疑惑看回他的时候,这也算是看到了他为数不多的笑,露了几颗牙,强忍着咬住嘴唇,尽量不想笑出来的样子。

“你别笑我…你还没说,你许了什么?”阿九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瞧见他开心,自己倒是也开心。

“谁笑了…不过大概和你…差不多吧。”无忧佯装不满的说道。

顺水流去的河灯上,只写了愿你永昌。还有那么一排小字,是说我喜欢你,只喜欢你,还有一句为了自己的祈愿,要一直在啊。

这些无忧不好意思说。

因为无忧身子差,阿九也不愿意让他在河边上吹太久风,又看了一会来往的行人,便伸出手,扶无忧站了起来。

记得从前阿九还总是顾及旁人,不敢承认对无忧的感情,只是这时间一长了起来,倒是也无所谓,甚至无忧主动牵住自己手的时候,还有那么点欣喜。

无忧扣紧他的手,小步跟在他身后左顾右盼。兴许是因为夜色的缘故,无忧也不在意自己的眼睛,虽说刚开始的时候有人从他身边擦过多看一眼,他也要低下头,但走了几步,也就没有这么些事,“你会做灯的吧…还蒙我来着,说是找来的灯…”

“那不是怕你拒绝我,多难受啊。”阿九对他笑道,“我补给你个纸鸢,好不好。”

他没搭理阿九,接着瞧街上来来往往,染了点酒气的公子哥们。阿九自己也不无聊,与他搭着话,却被谁家公子的酒壶泼了一身。

“对不住对不住!”

也由于走的靠边上,这场闹剧倒是没什么人注意到,跟着那个手拿酒壶醉醺醺小公子的少年忙与阿九道了歉,“对不住!在下赔您,您千万别急…”

“无碍无碍。”阿九瞧了眼无忧身上,虽说没被酒溅湿,只是这样一闹,待会怕是又得规劝好久吃着药不可以喝酒这件事了。

“多谢您体谅…在下…”少年一把抓住眼前的小公子,抬眸却是一张熟悉的模样,只见林煜不知所措的看了看阿九,又看了看他身上被破满酒的白衣裳,“九殿下…臣今天…只是带小弟出门,没看住,就多喝了几口…臣…”

阿九玩笑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酒,“没事儿,显得我也有点风流气。我不碍事的,令弟重要,林大人仔细些。”

哪儿知道林煜刚刚寒暄了句,无忧便压不住的在阿九耳畔尽量小声的说道,“待会回去,来几盏酒如何。”

“我记得你…”那小公子挣开了林煜的手,醉眼蒙眬的瞧了眼无忧,“你的药方还是我写的…不能吃酒…改天再说吧你还是…”

他这才算是认真的看了眼那手里拿着酒壶的小公子,阿九对他还有印象,是宇文怜找来的御医,年纪不大,写的药方倒是管用,前两日硬扯着无忧的手诊脉的那个,也是他。若是阿九看了出来,自然无忧也发现了。阿九忙朝林煜使了个眼色,告诉他自己得先失礼,早点离开了。

其实无忧也知道,阿九和那小御医是对自己好的,他没多争辩,老老实实的跟着阿九往府上去。

王府本来地势就偏,当年阿九还小,为了避免他乱跑出去或是被人影响了功课,就修的远了些,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来往,今夜虽说热闹,但到了王府这边的时候,行人还是如同往常那样寥寥无几。阿九在门口忽然转身抱住了他。

“谢谢你。从前…都没有人陪我过生辰的。突然有人,总觉得有那么点不好意思呢…”阿九松开他说道。

“是你求我的。”无忧虽说的冷,但表情上却还算好看,“是你求我,我才会陪你的,不是因为别的,你别多想。”

“好,我不多想。”阿九眯起眼睛朗笑道,“走吧,我去和你煎药,待会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那宝贝似的小东西,是个什么来历?”

无忧知道他说的是自己耳上的那个,他不自禁的摸了摸,而后点了点头,“嗯。”

长安城无论如何热闹,总有一处是从未被提起的。

宇文淮烨揉了揉自己跪麻木的腿,尽量没发出一点声音。从入了夜他就伏在宇文良淑床边睡了会。她心思郁结,又赶上了长安的雨,记得曾经的时候,绣花一坐太久,逢见雨季就总是难受些,宇文淮烨自己放心不下,连着许多日都赶来,困了就伏在床边睡上一会。

他悄悄的推门出去,站在门口等着匆忙赶来的小侍卫。

“那份由七殿下送出去的药方,确实是经过林家二公子的手。陛下,这药方现在也并不在七殿下的府上。”

“那必然是在蜀国了。”宇文淮烨冷淡的说道。

那是有关祝氏的东西,其实他自己也不怎么了解,当年祝部到底做过什么,和如今的蜀国又有什么关系。与蜀国的关系并不是父亲挑起的,据他自己知道的,大约是代代相传的事情了,很久之前,蜀国便已经是臣属,宇文淮烨只是一直听父亲的话,这药方不能被蜀国看到,他也就一直守着这句话,过了许多年。

父亲早就知道了在他死后蜀国或许会反。

但宇文淮烨自己更清楚,父亲对江山似乎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他治国有条,减轻赋税,可他明明知道蜀国的反心,还是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七叔送了出去。

自己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乖乖的孩子,他不让自己去问母亲的过错,自己就没问过,让自己疑心七叔九叔,自己就去疑心。可实际上,他从来没给自己留下一点东西,除了朝中的大臣,自己年幼如何扛得住蜀国。宇文淮烨也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陈贞,他没算到自己死在陈贞前面,他害怕,怕自己去了,陈贞受委屈。

宇文怜年少也曾对陈贞有过心悦,他权倾朝野,自己当时年幼,如何来看只要是宇文怜想的话,毫不费力的就能自己做上皇位。

那不就都无所谓了么。

宇文淮烨一直都算是个乖孩子。他对小侍卫道了谢,不管怎么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坐视不管是不能行的。

既然药方是林家的人递给宇文怜的,那就一起好了。

反正现在局势稳定许多,少个林煜,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宇文淮烨从来没问过自己一句,你想这么做吗。

若是他问了,就会知道,自己的答案一直都是不想。

明月入酒,阿九几坛小酒放在柴房里备下过几日开,又跑到门口看了看煎药的炉子。天气太热,炉子放在屋里,怕是要给活生生热死,他就把小炉子放在了门口,做在门边上看着。

无忧在房里等着,说是要看看自己的那些册子,也就没多在意,便都给了他。

他翻着阿九从官家抱来的书册来消磨时间,阿九说不吃了药,他不陪自己。说是这么说,明明就是煎药的时候放心不下,非要自己看着罢了。

乞巧过后没有多久,就是何文泽的生辰了吧。

虽说是翻着册子,但无忧想的却不是那么一回事。这册子上的人,似乎多多少少都跟宇文怜有点关系,结局也是有好有坏。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还是阿九最近在调查的事情,有关于陆氏的罪名,看样子册子只是个副本,既然是与宇文怜有关的都记了个差不多,为什么独独没有记一句关于阿九的话?

无忧不懂政事也不懂策谋,他又翻了两页,就把册子扔在了一边。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最熟悉的最陌生的铁律时间线迷迭香炎夏炎炎裙下之臣一半清水一半盐伊人舞贵族庄园之苏醒的玫瑰落唐凤凰暗夜中的逆行者子规吟之血衣迷案坑娘阅读笔记这个角儿我包了海上生明月番外集黎明之至归途大佬的小蛮妻失眠旅馆烟缘树与月老的官方cp故事我是你的那片星空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青梅迫嫁小厨娘探心者青葱的校园岁月自首的嫌疑人
完本推荐: 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唐朝工科生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都市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错爱总裁:天降孕妻太抢手全文阅读帝国吃相全文阅读地府大帝全文阅读总裁太撩人全文阅读黑巫师朱鹏全文阅读篮坛大流氓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纵横人生三千年全文阅读强宠情人365天全文阅读开艘航母去抗日全文阅读太古龙神诀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火影之活久见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兵王全文阅读大宋小郎中全文阅读联盟之魔王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奔腾年代——向南向北万古大帝空间在手:捡个王爷来种田万古第一婿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帝少的重生狂妻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嘉平关纪事霸天武魂都市之开局奖励十个亿你们练武我种田踏星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无限穿越美食世界重生之医手遮天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最强医圣极限保卫最强战医穿越星际:妻荣夫贵一世龙皇仙宫绿茵逆转狂魔我,超级霸王龙!坐镇史前,未来人类降临!幻墨尘世诸天第一仙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贞观俗人仙途有点长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