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77章 六十三。

第77章 六十三。

寄情与琴。

陈皓走之后,何文泽等了时笙一天。

直到从清晨等到黄昏,本就有的慌乱变成了急切。只是这脾气一急,身子就疼的厉害,何文泽咬咬牙,从床上翻下来,披了件外衣就跑了出去。

上午的时候听了点事,然后一整天就没大有什么忙的了,看了看书便就因近来心口越是疼痛,就干脆在床上赖了许久,昏昏沉沉的,也睡了一会。

不出所料的被侍卫拦在了门口,他也顾不上什么,只是紧了紧自己的衣裳,忍不住的咳了两声问道,“有没有谁来过?”

“没有人来过,陛下要找谁?”小侍卫是第一次见向来收拾整齐的何文泽这样,惊讶之余,总觉得他的神态有些不对劲。

“这样…”他点点头,拖着身子往回走去。

躺了太久,浑身都沉甸甸的,尤其是期间还半梦半醒的眯了一会,只听着梦里谁说什么,却总是听不清句子的意思。

他就是担心,担心时笙会怎么样,担心时笙有没有饿着瘦了什么的。

兴许是太久不在承安,刚到家就被他家里人叫回去了吧?

何文泽关上门,倚着门坐在地上安慰自己。

可他即便是不能第一时间回来,也会让人捎个话进来的啊…

想到这儿,他便又急了些,黄昏如血的残阳落在房间里,隐形笼罩在他眉眼上,何文泽忽然觉得异常恐惧,似是救命的东西就在眼前,可却始终抓不到那般,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落入深渊。

他抱着头闷了一会,中间还夹杂着几声低却撕心裂肺的咳。

“陛下…”

许久,有人来叩了门。

“嗯。”他随口应了声。

外面的人把门打开,他慢慢转过头,却呼吸剧烈的往后弹了半步,喘着粗气跌坐在地上。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那猛的一眼,他觉得门外的侍卫好高好大,自己渺小的像是能被一脚踩死,他就是觉得,侍卫的眼睛里盛满了如血的夕阳,诡异而恐怖。

待定睛之后何文泽才慢慢平息了呼吸,只在心里自嘲,是最近睡得太晚,白日里又不好好休息所致。

“陛下,时大人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和四殿下在府上,让奴才来传,今个是不能见您了。”

“他们?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阿笙没有和我说什么吗?”他坐在地上歪歪头问道,却也及时发现了不对劲,忙摆出个经常的温和笑意,“没事了,您去忙吧,这个时候让您跑一趟,有劳您了。”

“陛下哪里的话,这本就是奴才该做的。”

他向来温柔。

温柔连自己都未曾质疑过,旁人到底能不能这样对待自己。

只是他担心,时笙为什么会跟何瑾在一起。他们到底在做什么,自己一点都不能知道,就连这个门也出不去。

倒不是疑心,不过是怕何瑾真的伤了时笙,那又该如何是好。

他呼了口气,起身坐在桌案前,试图能抚琴一曲让自己安静一会。

再晚了些,宫院里点亮了火烛,他翻过琴打算调下弦音,却发现了琴下的张纸。那纸上只留了几个字,署名却是陈皓的。

不要出去。

何文泽翻来覆去的看了几眼,这张不大的纸上却只有一共的六个字而已,也没有别的什么,不过陈皓是知道的,自己根本出不去,这句留言是根本无用的。想必是他今早放的,擦过琴弦之后,他替自己放的琴。

不过这么久的习惯,他竟然还记得。

当年年幼,去他府上的时候,他就拜托自己替他擦过箜篌,一来二去次数也不少,几乎每次自己都爱擦过后试试音,应该是那个时候,陈皓就悄悄记了下来,这纸条放在这里,也确是能立刻看到。

只是…

看似无用,却明显的想让自己及时看到。凡事有缓有急,急切的事情,总不会是无用的。

他还在研究的时候,便被门外的风吹了一阵。

本是初夏,这门忽然被打开,风却有些彻骨的寒意。

“什么?”何文泽看着门外的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何瑾以贪赃枉法为由,将时笙的表兄下狱,具体生死,谁都不知道。他这是在警告时笙,报复时笙为自己做了事。

果然还是牵扯进了时笙吗…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在宫外,会哭成什么样…

“让我出去。”何文泽猛地一咳,然后对着前来送信的小侍卫说道。

“陛下恕罪,奴才不能放您。”侍卫冷硬的说道。

“是吗?”何文泽抬眸,“这是要把我关到底了。”

他从侍卫身边擦过,抽出他腰间的长剑,全然也不顾自己只着了里衣,纯白的锦鞋单薄,踏过门槛弄得脚心生疼。

一个个的侍卫不敢只看着他跑,横眉拦在他眼前,“陛下,您身份高贵,实在不需与奴才们为难。”

“那就让开!你们也知道,我还是个皇帝?!”何文泽已经许久没有握过剑,那指甲握着剑柄却刺的手心生疼。

“看样子陛下是真的要与奴才们为难了?”

何文泽顺着这声看过去,宫道深处,是位将军模样的人。

“哟…我还挺重要的啊,居然连您这领军将军,都舍得出来擒我了?”何文泽嘲笑道,而后将自己宽大的袍袖往后随手甩了一把,提剑前去。

“既然您执意如此,那就得罪陛下了。”

他的剑术也就是那些风流少年拿来好看的,就连武学也都精于轻盈飘逸,战场上用来保个命还是可以,要从这么些高手手底下逃掉,基本来说是不可能。

想必时笙一定看过祁山上的月。

自己还记得,和他说过,要一起去看陇山巍峨,去看玉门的月下飞沙。

雪白的单衣逐渐染了血痕,一共杀了三个,就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身上的血到底是谁的。

心口的疼痛越来越烈,剑从手中落下,他还是被人按在了地上,就那么跪着,像是曾经那般,需要靠这样来取悦旁人。

原来从始至终,自己都不能保护时笙一次。无论做到什么程度,都还是以往的样子。

眼前的夜色似乎更黑了些,他感觉到就连呼吸也带着颤抖,远处宫道的尽头,是何瑾带人匆忙赶来。

何文泽拼了命伸出手,指着远处那人。

“逆…逆贼…你…”

爹…娘…

我想你们了。

喉头一阵甜腻,接着是温热的血顺着唇角流了下来。

便没了意识。

“我从没想过要他的命。只是他性子柔,偏偏是那么些君子风度,且不论别的,就是奴性,也大了些。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我怎么能不疼?但比起他来,我更心疼这个他根本照顾不好的江山。”何瑾叹了口气,摸摸床是躺着紧闭着眼的孩子。

“嗯,我知道。你陪他一会吧,我去看着药怎么样,顺便换盆水进来。”陈皓不喜不怒的说道。

已经是后半夜,梢头上的星子也明亮了不少。

何文泽分不清是谁,只在昏昏沉沉间,听着耳畔的声音似乎自己父亲。是多年前的记忆,自己眼睛盲了,或是发了热,他总要推脱了所有事情来看自己,照顾到自己完全好了才是。

“爹…”

他猛地惊醒来,呆愣愣的看着眼前。

“你怎么样了?”何瑾没想到他会醒,替他洗的巾子又悄悄的扔到了盆里。

“几时了?我还…在吗。是你吗?”何文泽抓住何瑾的手,疑惑的问道。

不仔细分辨的话,何涉跟何瑾的声音确实是有那么些相似。只是何文泽现在这个样子,要想让他仔细分辨,也基本是不可能。

何瑾瞧着他眼睛看的地方不怎么对劲,抽出手在他眼前慢慢晃了晃。

果然。

是自己兄长传下来的眼疾。

“爹…你…我还活着吗…”何文泽喃喃自语,摸摸何瑾的手,又缓缓的摸摸自己的脸。

“别瞎琢磨了,我不是你爹。”何瑾冷淡的把手抽了回来。

“啊…是您。”何文泽知趣的也把手收了回去,略有茫然的问道,“唔,不过,您是来看我死了没?”

“现在是夜里,我只是怕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就来陪你。”何瑾在话里提醒他道。

“夜里吗…您没点灯吗?嗯…应该不是。”他伸出手,抚上自己的眉眼,发现什么也看不清后叹了口气,“果然是这样…”

“不会一直是的,正好,你看不到,要不要听听我和你说点你感兴趣的事?”何瑾半是嘲弄的口气说道。

何文泽闭上眼睛,缓缓地点点头。

“我请人与他们一家赴了场宴,也不是什么人,都是些表亲,平日里对他多有照拂的那些。我想着,总该谢谢人家,帮着我侄儿的人做事,也实在辛苦,你说呢,小湄悦。”何瑾在他耳畔轻声说道。

湄悦是他的乳名。

“你想…做什么?”何文泽感到何瑾微微吐出的气息,一阵寒意却上了心头。

“你还是等等会比较好,那样你知道的会更舒服些。”何瑾摸摸他的头发,即使他现在看不到,也应该会介意,自己一直乖顺的长发上,杂乱无章的发丝缠绕着。

“您也想陷害我吗,像是陷害时笙表兄那样,陷害我?或者…您要杀了我吗?”何文泽的声音都带了些颤抖,他由着何瑾摸自己的头发,却追问的悲切,“您何必对我这样…赶尽杀绝…”

“赶尽杀绝?”何瑾嘲讽似的说道,“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你。”

“那您…为什么要拦着我…我想出去见见他,我不在他怎么办…”何文泽喃喃自语道,那口气里是些许无能为力,和渗入了五脏六腑的悲戚。

何瑾微微蹙眉,“你去见谁?时笙么?”

何文泽应该都不知道,就连何瑾提到时笙的名字,都能让他眼睛里温柔几分。

“你去见他又有什么意义?你能保护他?还是能从我这里把他和他的表兄带回去?这件事的起因就是你,可你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找他能如何。”何瑾瞧了他一眼,也许是出于心疼,还是补了一句,“快点让你自己好起来,你这样去见他,也只能是让他白担心。”

何文泽伸出手,摸索着找到何瑾的衣袖,“那他…他怎么样了…他会没事吗,您…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对吧。”

“这事…还得你自己掂量。”何瑾甩开他的手,推门离开。

他扯了扯自己的被子。

今天的夜风…会好看么?

娘说,夜风拂过树叶,掠过长空之后留下的印记,就是它的样子。

只是现在自己没人陪了。

“够狠心啊,有你当年一剑的风采,这种事情都和他说。”陈皓依在门口见他出来还不忘打趣一句,“走吧,回去看看你的本事?”

“我怎么比得上你?”何瑾哼了声,自然的牵住陈皓递向自己的手。

“你是只敢说,不敢做。”陈皓没理会他那点小猫似的哼唧。

今夜风凉。

钻过窗下的缝隙,吹在何文泽的伤口上,透骨的寒凉。

卫国的夏,连月色清辉都温柔带了些暖意。

阿九替无忧备了件干净衣裳,念着他身子弱,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想出城去溪里乘凉的无忧给按在了王府的木桶里。

就这样子,他还是不愿承认的低声说了句。

“我不会…”

阿九失笑,竟没想过他长在皇宫,这也是该有的。

“你昨个还说呢,又到我讲了,说你两句还不满意,那现在你便自己来了也算你的,就照着我现在这样,能备盆水,我也便服你。”阿九得意的舀了一瓢水浇在他头上。

无忧只是斜了他一眼。

然后猛地把瓢抢来,瓢里盛满了水,直接泼在阿九身上。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说教重要吗,并不郎骑竹马重相逢海上生明月番外集暮云霁雪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青梅守护天使与你同在落唐凤凰我是你的那片星空我就是这般女子烟缘树与月老的官方cp故事裙下之臣最熟悉的最陌生的重生之阳光人生探心者贵族庄园之苏醒的玫瑰有心乱弹大佬的小蛮妻这个角儿我包了外婆是棵核桃树青葱的校园岁月莫笑世人痴余生不走丢老公的故事别乱猜龟龟的梦想家园
完本推荐: 逍遥梦路全文阅读邪神传说全文阅读我的时空旅舍全文阅读庶子风流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道辟九霄全文阅读厨道仙途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帝国吃相全文阅读超品战兵全文阅读神厨狂后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至强兵锋全文阅读韩娱之光影交错全文阅读女总裁的功夫神医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奶爸的文艺人生全文阅读大王饶命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帝少的重生狂妻带着系统做巨星绑定天才就变强统计大明报告总裁:有人追你老婆放开那只妖宠万法无咎噬天龙帝我见探花多娇媚快进到3077最强战医第一氏族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超凡大航海不让江山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千秋我为凰都市透视医仙你害我爱情发作我在明末有套房宋北云十方武圣护花高手在都市万道龙皇极限保卫穿成八零异能女姑娘她戏多嘴甜女总裁的全能兵王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我的高冷总裁老婆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