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72章 旧樽酹酒,空见旧事,不见故人。(何涉×何瑾)

第72章 旧樽酹酒,空见旧事,不见故人。(何涉×何瑾)

落雪满阶,少年秉烛月下,锦衣翩然。

淡泊明志。

那是何瑾不曾见过的锦绣模样。

“小弟。”他把灯放低了再低,手里拈着一枝刚刚折下的白梅,见到何瑾便递了上去,笑颜里是山峦遥远,好看的不真,“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啊,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的。”

何瑾手里握着何涉递来的白梅,暗香悠然。

他解开外袍,披在了自己身上,而后略有些埋怨的对着自己身后的宫女说道,“姐姐,您下次记得,要给我四弟带件衣裳啊…”

倒不是她不带,只是自己一直是个私生子的地位,长到了六岁这才被接到宫里来,母亲也是才被迎为妃,平常养在乡下,也没多少人在意。这个少年说着是自己二哥,但其实也就比自己大了一岁多一点。

自己一身粗布素衣,和兄长身上的华贵完全无法相比,他握着白梅,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这个兄长讲话。那件被他披上来的衣裳上,也有着淡淡的衣香。

他觉得自己不配。

“爹爹似乎有些忙,所以拜托了别的娘娘来接你,我不放心,也想急着见你,就求了娘娘,自己来接的你。”何涉把手里的灯换到右手里,用左手牵起何瑾冰凉的小手,打着灯边走边说道,“是和我住,想着也没那么些事,总比得上别的娘娘好。”

“那…我娘呢?”何瑾问道。

他的手心暖暖的,软乎乎的,一看便是没有干过什么的。

何涉一愣,面有难色道,“四弟别急,等过段时间,我慢慢求,爹爹会让娘娘亲自教导你的。不过这段时间,我们一起,也没什么不好嘛。”

何瑾点点头。

本以为何涉的用度就十分华贵了,只是何瑾到了他宫殿前,这才知道自己和他的差别。

一片长青的君子竹,软纱的门帘。竹子一旁,还有个落满了雪的秋千,石桌棋盘,流杯亭前。不过刚进了房间,便是温暖如春。

“你随便坐,直到现在才到承安,一路上定是没吃什么吧。”何涉把手里提着的灯吹灭,而后放在一旁,伸了个懒腰,“我去弄些好吃的给你。爱吃什么茶叶?”

“我很少吃那个…您别忙了…”

何涉若有所思,“没事儿。对了,我想着,你应该都是和娘娘一起,我怕你第一天来了,夜里有什么需要的没人不适应,偏殿正好也还在整理,嗯…今天就需要你委屈一下,和我一起睡了。”他指指自己盛满温柔的眼睛,笑着说道。

何瑾还是只点了点头。

没多久他便带来一壶茶和几份吃食。

“是庐江的新茶。”

他这样说道。

那一夜里何瑾睡的并不是很舒服,他有些认床,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兄长还在灯下,认真写着什么,时不时的揉揉眼睛,看看自己这边。

小孩子体弱,一路颠簸太累,何瑾直睡过了清晨才醒来。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何瑾替伏在桌上的何涉搭了条毯子。动作小心翼翼的,生怕哪儿做的不好不对,让他不悦了。

许久许久,何涉都对自己很好。

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也并不是他的问题。只是这个地方,大约就是自己的父亲不怎么爱理会自己。自己像是个旁观的,看着父亲跟何涉一直以来嬉笑。

流杯亭前的那个石桌,是何涉跟父亲下棋用的。

他跟着何涉学些剑术,诗文,琴曲长笛,也看着何涉年纪越来越大,常爱叫些朋友,不是偷偷溜出去玩就是一起折腾,弄得父亲很是头疼。

“四弟,在做什么?”何涉摇着折扇问道。

那双美目,天命便是惹人喜爱的。

“看书。”何瑾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

“哦…”

之后就没了下文,等何瑾看完这本书之后,才发现他早就趴在石桌上春睡。何瑾默然,将书放在他额前,替他搭了件单薄的外衣。

这算是多年的习惯了。

何瑾坐了下来,铺开纸写着书上的东西,也不知道多久,父亲便来在眼前。

“瑾儿?你兄长早上是不是又跑出去玩了?”何遥低头看着何瑾问。

“啊…儿臣不清楚。”何瑾有些心虚的回答道,他不敢告诉父亲。

“连兄长去哪儿都不知道?”哪知道何遥略有不满,却也只是说了句,“罢了罢了,跑出去玩了不短时间,这又睡在水边,唉…”

棋盘上的折扇忽然掉在地上,何涉悄悄的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道,“爹爹正好来了,我瞧着弟弟也看了许久的书,您与他下下棋玩嘛,我回去睡觉…您可别怪弟弟,是我不让他说的…”

何涉揉揉自己的头发,踉跄了两步,便基本清醒了。

“小何涉…我怎么和你说?不是不让你出去?”何遥带着气叫住了他。

就何瑾估摸着,这天底下,应该也就自己兄长敢这样气父亲了。

“爹爹,您生气啦?”何涉站在原地,笑意里也带着灵巧,“那您抱抱我,就不生气了。”

“何涉!”他蹙眉对何涉吼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朕说过不让你出去了,你日日往外跑,那旁人怎么看你?在这和朕糊弄?”

何瑾就看着自己兄长眨眨眼睛,猛地扑在了何遥身上。

“您不抱我,那我抱您。算起来,您都好久没有抱过我了,现在还要凶我,那改日,我娘知道了,您不怕噩梦啊?”何涉抱着何遥蹭了蹭,“我会注意的,我最近都不会出去了,爹爹您别生我气了。”

他的母亲因为难产离世,也许是因为这个,何遥总是更偏疼他一点。何瑾看着满不是滋味,自己做些什么基本上都讨不到父亲欢心,但只要是兄长一句话,父亲必定要无奈的叹口气,而后也不再提。

“行行行…好好的又提她。去去去别让我再看见你了,睡觉去,我跟你弟弟下会棋。”何遥口气也温柔了不少,拍拍何涉的身子,赶快让他回去。

何涉抱着搭在自己身上的衣裳哼着哪门子的小调便回去了,临走前,还跟何瑾比了比什么口型,他说…谢谢。

其实何涉不算个好人。

他也爱跟着一群公子哥,尤其是时家的小少爷时延,一群人一起在承安招惹哪个姑娘,招惹到他们都出了名,弄得姑娘们满心相思,无处可诉。

何瑾根本不记得那是哪一日的时候。

“兄长!”他兴冲冲的跑到宫里,想跟何涉说说,这么多年,父亲终于准他和母亲一起住了。在他转过头的同时,何瑾看到一向爱干净的兄长,宫里地上突然出现了一滩血迹,“兄长,这是怎么了?”

“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呀。”何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并且寻了个旁的,“我们出去?”

“兄长?您还没和我说,这是怎么了。”何瑾看出他眼里隐约的恐慌,兄长一定是有事瞒着自己,“我看您也有些不太开心呢…”

“你和他说了,不就行了?”

几乎从未有过旁人来的殿内,袅娜走出个女子来。

这应该是父亲的妃子…

何涉把何瑾护在身后,他是第一次见自己兄长那样的气势。

“娘娘,您想如何?我与我弟弟的事情,自然不需要您管。”

也对,他是嫡长子,合该有这样的气势。

“殿下,这件事又怎么说不管本宫?是四公子的母亲害了本宫,那本宫又如何不能与四公子知会一声?”

母亲…怎么了?那滩血…会是她的吗?

何瑾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他低低的扯了扯何涉的袖子,“兄长,我娘怎么了?那血是她的吗。她…”

这么大一滩血,人不会还活着,就算是谁妙手回春,救了回来,怕也是和死人没了区别。

“乖,这里有兄长,你什么都别怕…出去玩一会好不好…”何涉低头,摸着何瑾刚刚因为跑来被风吹乱的额前碎发,“让人带你去玩一会,等我处理完这边,我也去陪你…好吗。”

甄氏因罪而死。

其实应该是死于后宫争斗。

父亲的皇子不多,能争的除了自己就没有旁人。母亲又毫无什么家族背景,兄长也早就没了亲娘。

听说自从嫡母难产离世之后,父亲除了找兄长,一般是不在后宫多留的。所以后妃多数盼着,能把兄长记在自己名下。可这实在是太难了,兄长一向都是父亲亲自教导,既然他对所有女子都基本无情,那这嫡母唯一的孩子,自然是不可能过继给谁的。那皇后之位,在父亲心里,应该永远有人。

就连这件事,自己也是一个附带品。

收养兄长不成,那所有人便都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父亲也许早有意向,把自己给一个位分高些,出身好些的妃子。总之,不能是自己的母亲甄氏。

而这些事情,被养在人心尖手上的何涉,都不知道。

他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吧?那眼睛里的恐慌,比自己还要浓重。

何瑾甩开何涉的手,退后了两步呆呆问道,“那父皇今天,还答应了我,让我去随母亲…所以…要杀了我,是吗?”

“不是…小弟,你别听旁人说,甄娘娘还有救,真的…”何涉有些慌乱,他不是不知道眼前的庶母想做什么。她们争的太过,弄巧成拙的让父亲认为,何瑾也有和自己争的心思。

“她在哪儿?”何瑾的目光越过何涉,看向万氏。

“你偏殿后。”

得到了消息何瑾二话没说,不可置信的退后了两步,而后转了身,往自己住的偏殿跑去。

“你够了没有?”何涉对万氏冷淡问道,“你若敢伤了我弟弟,本宫…必然杀了你。”

万氏一怔。

少年抬眸,松墨般的眸子里尽是怨恨,那干净纤细的手指正指着自己的眉心间。

“你给本宫等着。”何涉抛下这句话,便去追了何瑾。

好歹自己也是被他爹喜欢的人,如何忍得了这孩子这样的无礼?陛下也早就下了令,要杀何瑾,那这事怎么能怪自己?

万氏心里五味杂陈。

“娘…”何瑾抱着甄氏,喃喃自语道。

甄氏气若游丝,是根本听不到他的话的。

本来长相温婉的甄夫人,腰间以下被人活生生打断,应也是掌了嘴,鲜血淋漓弄了满脸,牙齿也微微松动。

何涉也是刚刚回来宫里,便看到甄氏横躺在地上。

“娘…您看看我…”

何瑾抱着甄氏的身子,反正没哭出来。

“小弟…我去传御医…”何涉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既然甄氏还活着,那就能救一救。

“不必了。”何瑾叫住何涉,“不用救了。这样子活下来也只能是难受。”他淡淡的说道,颤抖着的手却死死抱住甄氏。

甄氏的表情并不怎么轻松。

“娘…”何瑾也注意到她昏迷中的表情和满头的汗水。

“来世见。”

何涉还没反应过来,何瑾闭着眼睛,将身上的匕首深深没入了甄氏的胸前。

这是父亲给的,应该就是让自己自尽的吧。

何涉怔在原地,却被赶来的侍卫惊回了神。

何瑾知道,这是来杀自己的。

“你们…谁敢放肆。”

他看着何涉单薄的身子横在自己和侍卫之间,却像是蜀地的路,连绵难行,是自己一辈子也到不了的地方。

干净的衣裳被染得血红。

他觉得自己还是像当初那样,第一次见到兄长的时候。自卑自己满身落雪融的水痕,自卑自己肮脏不堪,不配与他搭话。

何瑾看了一眼天空,眼前却越来越模糊。终于是一瞬头昏,便没了意识。

在这之前的最后一眼,是何涉匆忙奔向自己身边。

后来因着何涉的缘故,和自己身体实在不好,便只是打发到了外面王府,最终自己还是活了下来。年纪越大,自己与何涉之间越明争暗斗。

自己寻了陈家,何涉却还和以前一样,跟着时家那孩子一起玩。可偏偏那孩子却是个爱跟人清谈的雅士,带的何涉也没事就往哪个山上跑,美名其曰采什么仙草,又要跟谁斗琴去。每一次都让何瑾觉得,自己是在单方面的争皇位。

他何涉本来就没想争。

理所当然,自己败了下来。

再后来,他离开承安,北上卫国,是自己代他执政。

要说自己对兄长唯一的遗憾,大概是没能陪着他到离世。

何瑾看着堂上的何文泽,有些出神。

这强压着恐慌的样子还真是有趣。

不过,这般的淡薄气质与背后那一点天之骄子的气势,还真是和他像极了。

兄长,你教导的儿子很厉害,没有给你丢人,反而我现在要与他一较高下,或许愧对了你从前,待我那样好。

他很像是曾经的你。

一举一动都像,尤其是那副运筹帷幄,是那日你奔向我的样子。

何瑾许久没有回过神。

他没有离开皇宫,而是直接去了自己曾经与何涉住了许多年的宫殿。

旧樽里经年,酹酒流杯亭。

逝者不再。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醉卿十六年失眠旅馆烟缘树与月老的官方cp故事TFboys之前世纠葛暖心孤儿院有心乱弹探心者外婆是棵核桃树你比可爱多更甜郎骑竹马重相逢子规吟之血衣迷案我家仙尊有点甜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龟龟的梦想家园归途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一半清水一半盐贵族庄园之苏醒的玫瑰裙下之臣重生之阳光人生来一场锦上添花我挺好坑娘阅读笔记名侦探毛利兰守护天使与你同在青葱的校园岁月
完本推荐: 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邪龙道全文阅读天行全文阅读魔神乐园全文阅读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全文阅读新特工学生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盛装大嫁全文阅读水浒逐鹿传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开个诊所来修仙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总裁太撩人全文阅读华娱宗师全文阅读狂武战帝全文阅读神武天帝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篮坛大流氓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万古大帝最强小农民最强医圣统计大明绑定天才就变强最强之军火商人我们的1654续全职公敌次元大乱斗这是我的星球被迫成名的小说家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从被召唤开始不让江山绿茵逆转狂魔六零医妻有空间黑石密码洪主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最强战医保护我方族长斗破之无上之境逍遥兵王东晋北府一丘八娱乐之时代巨星大周仙吏次元法典墨少,夫人成了国民媳妇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