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60章 五十八。

第60章 五十八。

“今天,你侄女来找我了。”无忧站在阿九眼前,嗓音听不出喜怒。

“公主吗?”阿九顺口问了一句,转而又认真说道,“近来些日子不太见到她了,是来找你报信的么。”

“嗯。”无忧坐在一边,这声回应听着就不怎么开心。

阿九知道,他与自家的一众似乎关系都不怎么样。就看他和宇文淮烨碰了面,二人的反应,就该明白,他们之间的事情并不是单方面的讨厌那么简单。

“你似乎很讨厌她。”阿九小心翼翼的问道,关于无忧童年的事情,实在是不该多问,自然,他也不敢多问。

无忧没说话,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手上只是些小动作,一点点的戳着自己的手指甲,若是单看样子,应该是都会觉得,他没在听人说话。

可阿九知道,无忧是不想听。但这件事毕竟也是他自己先提起来的。那便是代表了,他挺在意的。

只是不爱说。

“有不开心吧?”阿九换了一边,坐在他身边,将自己的手覆在他的右手上。

体温不经意的染上他微凉的手。

无忧抬起眼睛,看了阿九好一会。

半晌,他终于是开了口。

“我说,我推过她。那年她五岁,我把她从长廊尽头亭子里,推落到了水里。”无忧说着,便挣扎着将自己的手从阿九那边抽了出来,“水不浅,和亭子距离,也不低。准确来说,她似乎是摔进去的。但是在暗处看她扑腾着,一口口的喝水,我就后悔了。我叫了人,然后自己也跳了下去,我试图能把她带上来。”

即便是现在,这也是无忧很少数,能说这么多的话。

他看着阿九,似乎在等阿九下面想说什么。

阿九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一次聊天,自己的小侄女和自己提过,她觉得无忧这样的人,似乎可爱极了。他问说,哪里可爱。

那时候的阿九还不怎么认得无忧,乱世也没有十分难以熬过。

“他救过我,我永远记得,那个时候,何公子一双眼眸里的忧郁,被我打乱成微微慌张的样子。我想…他似乎是自卑吗?他很少会抬头看我的,所以他的眼睛里,从来没有过我。其实…叔叔,我觉得…他的眼睛很好看啊。有些不同的颜色,和别人都不一样。”

宇文良淑那时候还小,阿九没当回事,具体她说的何公子到底是来过卫国的何文泽还是养在卫国的何文昭,阿九也没有仔细再问。

直到无忧今日提起来,他才知道,宇文良淑说的就是无忧。

他忽然想起来那时候的那次闲谈,宇文淮烨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姐姐。无忧…应该是在后悔吧。

虽然阿九不知道为什么,但他觉得,无忧是十分讨厌宇文良淑的。自己和她的交集不多,就算是碰面,阿九对于她的称呼也只是一句公主。

“你恨我吧。”无忧近乎偏执的问了一句,只是口气里却有着听不出的刻薄与无助,他像只受了惊的猫,扑腾着要抓伤所有人,“你一定恨我,伤过你的侄女,对不对?”

其实,无忧希望听到一个最温柔,但对宇文良淑却不是那么公平的回答。他虽然有那么点竭嘶底里,可是却也脆弱的很。

“这件事…是你的错…”阿九尽量放低了自己的声音,试图能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没有那么尖锐,“但…你兴许有你的想法,我想听听,只是你愿不愿意告诉我?”

无忧愣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

“我也不知道…”他的声音小小的,小到几乎听不到的地步,非要阿九贴近了些,才能听到他喃喃自语一般的句子,“我当时只是觉得,她父亲伤了我,伤了我的姐姐,我的弟弟,她又时时刻刻爱找我玩,我只是…我只是…只是不想看到她…我恨她。对。我恨她…也恨她的一家。”

无忧看着阿九,忽然叹了口气。

“其实一开始,我也恨你。”

阿九默然,只是摸摸他的头发,“我都知道。”

“我想过杀你,你也知道吧。”无忧依旧低着头问。

“我知道。”阿九收回手来,坐在他一边,等着他的下文。阿九不太喜欢谈这么冷漠的话题,尤其是对着无忧,他身上的冷冽和这样的事情融合起来,便是显得更凉。

“那你为什么还接受我。”

“大约…因为是你吧。”他松了口气,眯起眼睛笑道。

无忧抬起手来,悄悄地抹了泪,“是我…”

“好啦,我们想些别的。哎,不如说说看,小烨儿和你说了什么?”阿九牵起他的手,笑靥灿烂如阳。

“你看这个。”

他从自己身上摸出个什么,阿九只是看了一眼外观,便猛地认了出来。

这是他送给无忧的那块双龙玉佩。

“我把它买回来了。”

无忧的呼吸十分安静平稳,口气不喜不怒。

阿九一怔,自己说过,要保护他的。

只是无忧不知道,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兄长,也许过不了多久,便也再无法护自己周全了。

“谢谢。你会这么在意,我给你的。”阿九不好意思的笑笑,道谢却真实的紧。

“无碍。”无忧的耳畔清浅的红了一层,顶嘴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也没有一个证明不在意的能力。

“话说起来…”阿九摸摸他的头,正色说道,“也许…我是该相信,他会疑心我了。如果这件事情换做是你,你该如何。”

无忧想了想,“他从来不会疑心我…因为他觉得我没什么用。但是我想着,如果第一个是李贤,可第二个看起来,却也不是你。”

“我有些担心,会不会是兄长?小烨儿确是在疑心我,只不过并没有什么旁的,除了对于你我关系的在意,至于其他也未曾管过我什么。倒是兄长…近来他们一直在一处商议事情,独处便也罢了,这样长的时间,我不信旁人能不说到兄长身上。这般亲近,兄长性子又跋扈,这如何堵的上众人口舌…”

“兴许便也是这个意思呢?”无忧不假思索的说道,话说出口他也有些惊异,自己何时也会参与讨论一下,这样的事情了?

“兄长母亲乔氏…一家独大许久。自长兄以来,就已在暗处打压。也许是因为这个,带着七兄长一同压了,只是长兄的时间不多,未能做到。虽说这样,但我觉得,乔氏一家也早该有了个打算。”阿九小声说道,生怕被外面宇文淮烨的耳目听到。

“有了打算?”无忧琢磨了一下,“那不是挺好。”

阿九却一心担忧,“不,我最怕这个。”

“你是说,乔氏一家若有了打算,宇文怜也必然有打算的。那这样一来,岂不是要内里忧患了。”无忧明白了阿九的意思,他声音本就轻,也不担心被人听到。

他郑重的点点头,“是…说不定也不是内里忧患,他应该一直还在怕着,蜀国卷土重来。而与我有关的,大约就是我同兄长走的近些,若兄长真的做出什么,我定也是跑不了的。可到时候,我该帮谁?是帮着烨儿平定自己兄长,还是帮着兄长平定自己侄子?这种事情…我做哪边,都不会讨好。帮着兄长的话,我与烨儿血脉亲近,那必然心异。帮着烨儿…他生性多疑,连带大他的先生李贤都能流放凉州,我又算的了什么呢…”

无忧默然,只是拍拍他的手背。

我会在,你相信我。不管你如何,不管你站哪一边,我都会陪你。

这话无忧未说出口。

“你敢打我…?”何瑾捂着脸抬眸看向自己眼前的陈皓,一脸错愕。

“你说,你是想让我办呢,还是想让别人?”陈皓没理会他,口气里的那半分玩味,也夹杂着十分的不悦。

“你想干什么?”他松开了自己的手,坐正身子与陈皓说道。

“是你小侄子亲许的。既然你不喜欢我来,那我也没办法强你所难。”陈皓怜惜的摸摸他的头发,坐在廊下台阶上。

陈皓也做了不短时间的尚书令,家里又是太尉,这护卫也是有的。都是自己人,他也丝毫不担心,今日的事情会传出去。

既是私刑,那选择的只好是杖刑。何瑾几时受过这般委屈,才不过几次,便骂骂咧咧的诅咒着陈皓。他就那么坐着看何瑾挨打,将手臂撑在膝上,偏着头,满脸玩味。只是他越说越难听,兴许是痛急了,差一点把自己做了什么都骂出来。

陈皓登时冷了脸,却柔和的散了一众护卫,自己站在何瑾身前,执着竹条。

“殿下,现在求我可还来得及。”陈皓挑起他的下颌,对着他被额前冷汗粘住的碎发吹了口气,看着那碎发落在他眼前,也许会挡住他的视线。

“我求你…”何瑾喘着粗气,闭上眼睛,凑近了陈皓的耳畔,“我求你祖宗…”

他眯了眯眼睛,将竹条使了劲的往他身上拍去。

直弄得何瑾压抑的惨叫里带了哭腔才算停手。

陈皓扯着他的头发,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我问你,你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事找你吗。你侄子放回去的人,可是都告诉你了吧。”

何瑾狠狠地啐了他一口,甩甩头将目光瞥到一边去。

“恨我?恨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你,恨我拦下了你的文书?还是你觉得,我跟你侄子念了旧情,你恨我和他串通一气要杀了你?”陈皓不怒反笑,却更是令人毛骨悚然,“你不会到现在还觉得,你做的事情很对吧?”

何瑾还是不理他,气鼓鼓的,喘息都剧烈了不少。

“我不明白你到底在恨我什么,你有什么值得夸奖的地方吗?攻而必取,攻其不守。守而必固,守其必攻。你都忘了不成?称善攻,必敌不知所守。你不仅打到了对面的铜墙铁壁上,还差一点就把自己的城也都搭进去了。怎么,我气你一次,你就这样按捺不住了?书读成这个样子,当初我是如何跟你讲的?”

他没消气,什么也听不进去。

“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把这些事都告诉旁人。顺便连你挨打的事,我一起告诉你侄子。”陈皓冷淡的威胁道。

“你让我说什么?”何瑾气呼呼的问道,“说什么?”

“认错,快点。就这件事,认错。”陈皓也带了些怒气,按着他的头发强让他认错。

何瑾没说话,也没反抗。他知道,自己是做错了。这算是个折中的法子,安慰一下陈皓的情绪,也就罢了。

“你不想说就听我说。”陈皓这才算是让自己情绪稳定了一下,“你要真的想,那你就等等。这件事你也不是不知道,他没势力,但是他好歹还有时笙,那孩子家里是丞相,你要真的一时间想去跟他较劲,不是很容易。我不管你想不想听不听,反正这件事,你先给我从何文泽带回来的亲兵那边下手,他们现在看你跟看什么似的,恶心透了,你现在能做的,就是不让他们讨厌你。”

何瑾没说话,他想听听陈皓的意见。

在宫里算着什么的何文泽猛地抬起头,看到来人后却是无奈一笑。

“我说了让你晚些回来的,你非要这么早来了,陪着我被关吗。”何文泽往旁边挪了挪,在席子上腾出一块空,“快别站着了,我估摸着你又是跑回来的吧。看你喘的,累不累?”

时笙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犹豫了一下,面带了些许难色,“公子,你让我找的事我找人问了,都说不知道这回事。”

“根本找不到了吗?”何文泽有点为难,“一点点线索也没有?”

“没有。先帝墓吩咐不树碑也不建神路,而且随葬品也单薄,说点不太恭敬的,就连打主意的人都没有。”

“嗯…”

临走前,何文泽拜托时笙替他找找看,有没有人记得,何涉的墓到底在哪里。他只是想从何涉的墓葬里找到些东西,试试看看能不能推断出什么。如果说何瑾给自己的草药是真的,那么自己也许会再一次兴兵卫国。这对于所有人來说,都是他最占便宜。所以何文泽想看看,父亲的坟里,有没有母亲的一点点存在痕迹。

就算是让位,也得让的明明白白的。自己做过皇帝,若连这个也查不清就拱手让了人,那将来到底以什么颜面,去见父亲,去见母亲?

“没事,你也辛苦了。等能见到叔叔,再问问看叔叔,别担心。”他抱住时笙,把头蹭在时笙的颈窝,深深的呼了口气,“两天没见你吧…有吗…不记得了。总之…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乖…”

他陪着何文泽,翻了一夜的书。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我家仙尊有点甜说教重要吗,并不醉卿十六年黎明之至青梅惹不起躲得起破产千金逆风翻盘海上生明月番外集贵族庄园之苏醒的玫瑰余生不走丢我就是这般女子外婆是棵核桃树有心乱弹TFboys之前世纠葛坑娘阅读笔记落唐凤凰铁律时间线我挺好这个角儿我包了失眠旅馆探心者暮云霁雪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炎夏炎炎一半清水一半盐来一场锦上添花
完本推荐: 无相进化全文阅读强宠情人365天全文阅读平天策全文阅读火影之活久见全文阅读星武通神全文阅读报告殿下:娘娘出轨了全文阅读调戏文娱全文阅读科技翻译家全文阅读超时空垃圾站全文阅读浴血兵锋全文阅读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全文阅读韩娱之光影交错全文阅读垂钓诸天全文阅读八荒斗神全文阅读驭房有术全文阅读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大逆之门全文阅读我为王全文阅读阴阳鬼术全文阅读少年医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星之主神医小渔民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差一步苟到最后第一氏族凶灵秘闻录从构造技能开始奥灵猎人东晋北府一丘八开局和郑耀先结拜医妃她真没想惊艳朝堂名著世界当女配次元大乱斗我的夫君权倾朝野快穿游戏加载中仙宫我这糟心的重生穿成八零异能女忍界决斗场学霸的日本女友我们的1654续万道龙皇然而史莱姆又做错了什么墨少,夫人成了国民媳妇超能仙医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大夏纪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大宋有种万古第一婿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