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70章 残梦未曾醒,一望无穷尽(何文泽×何文昭)

第70章 残梦未曾醒,一望无穷尽(何文泽×何文昭)

“小无忧小无忧,你要快点长大呀…”何文泽摇着木床,饶有兴致的看着床上的孩子爬来爬去,扶着床边的栏杆,颤巍巍的试图站起来。

蜀国帝后没有想到,无忧第一个会说的词,居然是兄长。

皇后上古姓氏姬,虽然无名,嫁给何涉后,国成了姓,姓倒成了名。

“湄悦。”蜀姬怜惜的摸摸何文泽的头发,“无忧今天怎么样?”

“姬娘娘…无忧很好,奴才有好好照顾的。姬娘娘,奴才有事想求您…”何文泽的表情有些许纠结,他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你讲就是了。”蜀姬叹了口气,推了推摇篮床。

“求您…求您问问父皇,奴才…奴才想去看看祝氏…求您了!求求您帮帮奴才…”何文泽将头叩的地板也带了回响。

“好孩子…这…我尽量帮你吧,好吗?”蜀姬连忙将他扶起来,“我去问问陛下,你别着急就是,我也难保证,只是能尽量帮你了。”

送走蜀姬,何文泽便开始帮无忧洗他换下来的衣裳床单,荒原和沙漠的交界处风沙是从不停下的。

四年前,何文泽生于鬼节子时,八字纯阴,当天驻蜀国的卫国士兵又翻了一倍,何涉已有不悦,他初满百天,二公主何悦夭折。何涉大怒,罚了祝氏,连带着何文泽的乳名也取了湄悦这样的女孩名字。所谓伊人,在水之湄。这是湄字由来,悦便是二公主的名字。何涉希望,即使女儿不在,也不是真的离开了。

蜀姬曾嫁时占卜出凰鸟,而后只出无忧一子,时又有彩云。亏得蜀姬不介意,何文泽也偏偏喜欢这个比自己小了四岁的弟弟,便求了何涉,拜托何文泽多陪陪他。

劲风里是小孩子身上特有的奶味,何文泽暖了暖在冷水里泡久了的手,用手指轻轻戳戳无忧的小脸。

“兄长…”无忧张张嘴,轻轻吐出一个不怎么清晰的字。

到此时,一岁的无忧终于会说了话。

“兄长。”小孩子站在何文泽身后,奶声奶气唤道。

“哎?”何文泽回过头,蹲下身子,摸摸他的头发,冲他笑笑,捉摸不透情感道,“不是说过吗,小无忧一定不能…不能这样叫奴才的。”

“可你就是…是…”无忧显然有些急了,憋着话说不出口。他一岁才吐字,如今两岁多点,着急时还是难说话。

“好了好了好了。”何文泽抱抱他,眼看着天色渐晚,“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

无忧点点头,眼睛里满是欣喜。

那是城边一角,他们出不去,边只能依在皇城边,枕着何文泽带着的狼,看着荒原独有的璀璨星空。

无忧盲一目,又不太会吐字,却几乎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事。

“兄长,他们为什么都…不让我这样叫你呀。”无忧摸摸身边狼身上的毛,将身子凑近了何文泽,腻在他怀里问道。

“我…”何文泽一愣,苦笑转瞬即逝,这种表情,是绝对不能给任何人看的。“我命不好,星象说,是孤苦命,有不得父母亲人。二姐姐曾经瞧过我,她爱孩子,逗着我叫弟弟,后来…”何文泽没再说下去,他摇摇头笑道,“和你说这些做什么。”

“兄长说的,我都听!”无忧蹭蹭他的胸口,童稚的笑颜总是好看的。

何文泽仰起头,星空似乎在流转千年。

整个皇宫里没有几个人待见他,父亲,父亲的妃子,臣子,包括宫里的宫女们,何文泽这三个字,他从小到大在别人口中听到的次数,一只手数的过来。没有人叫过他殿下,有些许好事宫女,居然也有认为他根本不是何涉的儿子。

可就连这样的话,也没人出来反驳过。

蜀国大皇子的乳名,成了所有人赐给他的大名。

上到父皇,下到最下贱的罪人,茶余饭后论起,都是“湄悦”二字。

这两个字,是自己克死的姐姐,是从不善待也不见自己的父皇对另一个人的怀念,给了自己,当真是狠心。

“别这样叫了…乖,无忧听话好不好,听话…”何文泽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长命锁的声音清脆动听。

这是自己不曾戴过的饰品,他知道,意思是不让自己长命,对于所有人来说,也许更好。

“可是…那要怎么叫呢?”无忧呆呆问道,小小的手掌扯着同样是孩子的何文泽,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唉…”何文泽轻轻叹了口气,“我给小无忧讲故事听吧。”

私心里,他想听这个孩子唤自己几声兄长,让人心爱得紧。

“贱人!无忧也是你能招惹的么!”

父皇手里的茶盏落在他身上,又落在地上,干脆利落的碎成了几片。

也不知是吹了风还是怎么,其实无忧见自己的次数不多,只是这次见了,便发了高热,昏睡不醒。

“可是…”何文泽仰起头,一副不甘的表情,他刚想说话,何涉从桌案上拿起茶壶,直接对着自己扔了过来。

何文泽几乎是眼睁睁看着那白瓷壶飞向自己的。最终磕在额角上,生生的疼。

“滚,滚!你和你娘一个货色,给我滚!”

这时候自己说什么也不管用了,他想去看看无忧,这话却一个字也不敢说。

他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退了出去。

何文泽忽然生出个想法,这时既看不了无忧,人也都在无忧这儿,那不如去看看祝氏,兴许偷偷的真能进去。在记忆里,上一次见到祝氏,还是两年前无忧出生时,为了避嫌让自己去找祝氏待着。

祝氏被锁在小院落里,从旁边的树上,可以爬进去。这树长得极大,之前祝氏状态还好时,他听祝氏提起过,说冬天夜里,叶子都掉了,光秃秃的树干映在窗纸上,有点像人。

他知道,祝氏是害怕的。

“祝娘娘…”

深宫冷寂,水井边的石板上落满了灰,石阶被磨得发亮,圆滑而没有棱角。

“你…”祝氏蹲下身子,身上满是尘土的味道,“你怎么…”到底是做母亲的,她摸了摸何文泽额角的红肿,“怎么回事啊?”这话刚一出,她便突然睁大了眼睛,猛的将何文泽推了出去。

孩子是经不住这么推的,他一个没站稳,向后跌坐在地上。

“你是妖怪,妖怪!你害了我,你害了我!你是来找我索命的对不对!”祝氏哭的凄厉,对着何文泽踢了两脚,便拉起他往水井边走去。

“你不是好东西,你是妖怪,你死了就都好了,去死,去死…”她低声念叨着,扯着踉踉跄跄的何文泽,满是诡异。

痛到了极致是不想哭的,失去兴致后无话可说,他只是木木的眨眨眼睛,口气平淡道,“娘…我现在…还不想死…”

祝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愣着看了看何文泽绝望后事事无谓的表情,缓缓蹲下身,抱住了头。

他早听说祝氏疯癫,只是两年前并不严重,些许颠倒而已。可如今,疯的确是透彻。

何文泽是眼睁睁看着祝氏跳下水井的。

他手里还握着祝氏怀胎时命人打的长命锁,直到今日,祝氏才有机会交给他。他手指间还有祝氏手心的温度和几滴疯癫后不知为何流的眼泪。

风很快吹干了何文泽手上祝氏的泪水,也吹散了祝氏的温度。

他微启薄唇,头发粘着风飞在嘴里。

也许死对祝氏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井里安安静静的,祝氏应该只是扑腾两下便罢了。何文泽捏着那块有点氧化了的锁,坐在井边。

“娘,父皇不喜欢我。谁都不喜欢我。”他将自己缩成一团,泪珠子直往下掉,“娘,您走了,往后我就真的是一个人了。”

“您回来好不好…要是能重来一次,您能不能…早点杀了我啊…”

无忧身子不好,养了快小半年才算养好。每次无忧睡不着了,都哭着闹着要何文泽去陪。

祝氏的死对任何人都没有波澜,就连祝氏的遗物也没人愿意去收拾,最后只安排了何文泽一个人慢慢整理。

“兄长,祝娘娘是谁啊…”正玩着球的无忧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问。

何文泽慌忙将手里的衣裳披在他身上,捂住他的嘴,“这话你也就和我说说,和旁人都不要提。”

无忧摇摇头躲开他的手,“不是不是。昨天父皇来看母后,是父皇提到祝娘娘的。”无忧放下了手里的球,缠着要抱。

“父皇说了什么?”何文泽只是摸摸他的头,坐在地上,矮了无忧一头的距离,“乖,我不能抱你。”

“要抱…”无忧嘟囔了两声,便开始回应他的问题,“他说祝娘娘是妖怪,要烧了丢去荒漠里,还说祝娘娘死了也不安分,还要留下个畜生。”说完这些话,无忧轻轻咳了咳,他是难一段话说太久的,“兄长,什么是畜生啊?父皇的娘娘怎么会是妖怪。”

何文泽的思绪飞出好远,他手上呆滞的替无忧顺顺气,想起自己两三岁见祝氏时,祝氏问过的问题。

“大公子,如今陛下如何?”

他不懂祝氏的意思,只是说了并不经常来看自己。

祝氏叹了口气,对他说了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些话:“我们是自幼相识的。蜀国先帝曾攻下祝部,我是祝部祭司的女儿,俘了我做下人。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何涉很喜欢我。他向先皇求来我,说喜欢我占星时认真的样子。后来,他说,我是替祝部报仇,我的占星,是厌胜之术。”说完,她笑了笑,“我同你说这些做什么。”

那是他少见的,祝氏笑起来的模样。

“兄长?兄长?”无忧努力晃着他的手臂,“想什么呀。”

“啊?哦哦…”何文泽轻而易举的露出微笑,这是用来讨好所有人的表情,“没有没有。我在想下次见小无忧是什么时候。”

“兄长一直陪我好不好…我去求父皇,兄长一直陪我嘛…”

“乖,到时候再说吧。”他给无忧递过去了玩具,“我要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小无忧要乖乖的。”

“哎…不要…”本来开开心心的无忧松开了手里的玩具,撇了撇嘴想跟出去。

何文泽不敢多留,这是他活着唯一喜欢的人了,可这是自己弟弟,自己去看他,也要防着求着,可当真是讽刺。

“姐姐,您…好好照顾二公子,我就走了。”何文泽没有回头,讨好的对着门前的宫女笑道。

“你别总是往殿下这跑就是了。怎么,你还想凑点什么热闹吗?陛下不待见你,你也让人都省省心吧,不是说话难听针对你,你自己想想,你不来比我们怎么照顾都安全呢。”宫女不耐烦道。

“是是,姐姐教训的是。”何文泽依旧是笑意盈盈,慌忙认了错。

“你能记下就最好了,行了,还愣着干什么啊?走吧走吧。”

何文泽点点头,干瘦的身子有些不经一握,夏季单薄的布衣平添了几分萧瑟,他听到宫女们在背后碎嘴道,“也不看看谁待见他,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也不看看谁待见他。

这句话不是微不足道的银针,是燎原的烈火,燃烧在心尖,不息不灭。

何文泽低着头,若无其事的擦了擦眼角,却差点撞上了人。

步履匆忙的宫女携着太监路过,狠狠啐了一口,“滚一边去,好端端的走什么路中,是想大家和你一样吗!”

他抬起头,带着抱歉的笑意摇摇头,便没再说话。

何文泽写得一手好字。

只是白纸黑字由他写出来,是刺骨的冷,冷得触目惊心。

“兄长!”孩子的哭喊凄厉,何文泽手一抖,笔尖的墨水滴染了一张写好了的文字。他停了下来,满心犹豫该不该出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贸然去见无忧,他怕极了,怕伤了弟弟,也怕因为这个,再惹得人人对自己的厌恶更加一层。可,记忆里无忧是少有哭成这样的。

“兄长…”

他向来是锁着门,所以无忧根本进不来,应该是坐在了门口,抽抽搭搭的,声音极近。

“怎么了?”何文泽放下了手里的笔,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想你了…呜…”无忧应该是擦了擦眼泪,吸吸鼻涕,想要压回去的哭腔还是哽咽了出来,“伤了…”

什么…

何文泽忙找了钥匙开了锁,开门时,心里满是担忧,伤哪儿了?严重吗?怎么回事?谁弄得?怎么没人看着?和…和自己有关吗?

门刚刚打开,门外的阳光有些刺眼,逆光下的无忧猛地扑了过来。

“伤哪儿了?”何文泽问道。

“手…”无忧咬了咬嘴唇,一撇嘴又要哭,“你看…”

何文泽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是小小的图腾印记,周围还有些红肿,应该是刚刺上的。他松了口气,蹲在门框边,“不哭,我和你讲呀,这是蜀国的象征呀。其实,外面的部落也都有的。”

无忧蹭在他怀里,抽泣着嘟囔说,“我不要…我什么也不要,我…”

“兄长,一直陪我嘛…”

哭了一路也闹了一路,无忧怕是早就累了,靠在何文泽身上,还没等他再说话,便已经开始迷迷糊糊了。

何文泽便抱着他,抱在自己身上,干脆坐在了门槛上,夏季的午后不算冷,屋檐下没有过多的阳光,这可能不是何文泽最开心的时光,但却是他最后一次能好好的见到无忧了。

次日他收到了传话,再也不许去见无忧。

他握着正在清洗的衣裳,指甲深入掌心,抠得生疼。

“你是长子,这事是本该你去的。可卫国王说了,不希望你去到那边。你啊…还真是个丧门星,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还够了欠你的债啊。”

从不找过自己的父亲突然叫了自己,说着些自己根本听不懂的话。但是何文泽知道,不管是什么事,是不是自己的过错,只要和自己有关,任何人都会强加到自己头上。

“也不是回不来,既然非得要他,那就去吧,带上婧儿,也能有两个能说上话的。若真是你这东西离了家,还真不知道能出了什么事。不过…”何涉冷声道,“这是卫国的密信,面子上的事可不能疏忽了,我知道你一向和无忧关系好,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还不知道往后能出什么事。”

“陛下想奴才做什么?”何文泽同样冷淡的问道,可眉眼间却是倾城的柔情似水。

“很简单。和所有人包括无忧,说是你不想去。”

何文泽知道,这是明摆着的离间。何涉是怕蜀国日后落在自己手里,也是怕自己去了卫国,勾搭卫国背叛蜀国。蜀国所有人都希望,自己和蜀国没有一点关系。这是要彻底断了自己和弟弟的所有情分。

“所以陛下让无忧去么?如果他在卫国风生水起,那么回来接手蜀国时,也能更轻松了,是吧?如果混的不好,你知道卫国不会动人质,那么然后呢?婧公主嫁了,只剩下我一个,对吗?轻快的事留给他,坏事都留给我。”何文泽自嘲般笑了笑,“卫国遥远,无忧能撑得住吗?你就那么讨厌我。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

茶盏稳稳地落在了自己头上。

“你和你娘一样,该死的。无忧出了事,你也别想活着。”

“我又不是你,我怎么会希望他出事。”何文泽擦擦自己额角淌下来的血,转身便走。

第二年春,蜀三子降生。

“已经拖了够久吧?”使者秦绩问道,“怎么,陛下还没有选好皇子殿下吗?”

“秦将军此言有误。非是我朝不愿,而是…”何涉瞥了一眼何文泽,“小湄悦,突然出了状况,还来不及去。”

“那就换二殿下。”秦绩凛厉的口气不容拒绝。

但何文泽知道,这些应该早在密信里,就说定了的。

再演的这出戏,只是为了让自己彻底一个人。

“是…是…”何文泽努力挤出了眼泪,哭得涕泪横流,“我不想离开…弟弟,让弟弟去啊…我不要…”

满脸戚然。

“兄长…?”

何文泽看到了无忧不可置信不清不楚的表情。

演的真不错啊。

何文泽在心底自嘲一番。

“兄长,你不想去,可以和我说,可是…为什么什么也不告诉我,就一定要把我推出去…兄长…你…”无忧拦住何文泽,仰起头委屈的模样,“我…我可以的,只是兄长,好过分…”无忧又低下了头,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同年鬼节,何文泽生辰,不知怎么,卫国是听了什么或是察觉到什么,扯出了一群人,罪名是预谋造反。

血腥味扑鼻,破天荒的,荒原里下起了雪,寒气掩盖了不少血气。

无忧跟着和亲的何婧离开了蜀国。

何文泽接住一片雪花,两行清泪映着温和笑颜,“娘…下雪了啊。”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迫嫁小厨娘外婆是棵核桃树破产千金逆风翻盘秦招愿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墨少的小女佣又惹祸了子规吟之血衣迷案那群少年不得了春风燎火郎骑竹马重相逢青梅失眠旅馆余生不走丢说教重要吗,并不来一场锦上添花黎明之至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裙下之臣海上生明月番外集咸鱼梦想当大侠我挺好落唐凤凰伊人舞有心乱弹惹不起躲得起
完本推荐: 仙魔道典全文阅读至强兵锋全文阅读明朝小侯爷全文阅读佛颂全文阅读重生之秦帝归来全文阅读武煌焚天全文阅读华娱之闪耀巨星全文阅读平天策全文阅读盛装大嫁全文阅读神武觉醒全文阅读直死无限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联盟之魔王系统全文阅读闺华记全文阅读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剑叩天门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万界圣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身体超级强大宋清欢带着系统做巨星贞观俗人我真不想当天师啊我能看见状态栏从被召唤开始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嘉平关纪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护花高手在都市十方武圣逍遥渔村快穿游戏加载中快进到3077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少夫人今天又败家了猎谍诸天第一仙报告总裁:有人追你老婆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长夜余火甜妻魔王不必被打倒最强战医从红楼打卡签到最强终极兵王名著世界当女配[综武侠]刀剑红颜录禁区猎人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