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65章 沧海慷慨月光尽踏,胸臆逐天去(李贤×宇文淮烨)

第65章 沧海慷慨月光尽踏,胸臆逐天去(李贤×宇文淮烨)

“陛下…”李贤握着折扇的手不知何去,只能紧紧握着,有些拘谨的放在身侧,他谨慎的又看了一眼宇文淮烨,最终还是低下头去。

天颜秀丽,不能直视。

“朕只当你…不会做出此等事的。”宇文淮烨受伤的看着他,自嘲般的苦笑道,“父皇将我托付于您,提点再三,这样久的时间,不需多言,您就是我的长辈。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些年来,只要是您所授,我都用在了匡正错误,治理江山上。”

“陛下,臣没有谋反…臣真的没有必要,真的…”李贤手里的扇子就摆在身边,他跪的端正,似有几分委屈。

“那从你这处搜出的书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宇文淮烨问,“他们都说…我不信。我自己问你一遍,你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的么?”

李贤叩首而答,“无意。且书信之事,臣不清楚。”

御座上少年的衣摆垂在地上,听说,他曾经的名字,是宇文赫。但后来有水患,改为淮烨算是有水火平衡之意。

桓…

这是他的表字,李贤在心里默念,也不知是想说什么。

宇文淮烨没有说话。

他呆呆的,忆起了旧事。“母妃…你去哪里?”宇文淮烨跪在地上,身边左右是两个内侍。他不知所措的看着被拖到地上的徐顺,又看了看拖着她的两个人,“你们要把我母妃…带到哪里去…?”

她早就没了力气说话,只是回了宇文淮烨一个温柔的眼神。

满怀了柔情,这是宇文淮烨后来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找到的眼神。

内侍没有说话,冲他低头行了礼,就准备带徐顺出去。

宇文淮烨什么也不知道,但他忽然感觉,也许这一别,就再也见不到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想,可直觉上,就是这样,激的他只想哭。

他猛的扑了上去,紧紧抓住徐顺,仰起头瞪大了眼睛,泪划了两行,哭湿了他的衣襟,“你们…你们放开我母妃…”

“殿下,殿下快起来吧,这是陛下的意思,您别难为奴才们…”内侍一边试图拨开他的手指,一边好言相劝道。

“我不要,我不要…你们…放开!”他发了脾气,抱的更紧,半个身子趴在门槛上,甚是滑稽。

“你们几个还在看什么?!快把殿下带回去休息!”

他们怕伤了宇文淮烨,也怕误了时间,连忙让人把他弄回去。

徐顺的衣角被扯破留在他手里,他被宫女内侍抱回里屋,宇文淮烨试图在门关上之前,能再挣扎一次,可还是晚了。

他颓废的跪坐在地上,无声的落泪,哽咽着让人也不知道怎么哄。

可确实没人敢怠慢这个太子爷。

正在宫人们一筹莫展时,圣旨一下,便都散去,不再管他。

徐氏言行有失,念大公子年幼,仅废。然徐氏一族因而生恨,以下犯上,密谋造反,一再警告,一再僭越。罪当诛。废太子宇文淮烨为庶人。

他手里还握着徐顺的衣角,有些不解其意的接过了圣旨,他把衣角放在自己身上,展开了那份圣旨。

“什么…意思?”宇文淮烨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我想见见母妃…”

还没等人开口,他便找好时机冲了出去。他知道,没有听到宫门关上的声音,那母妃就一定还在这个宫里。

宇文淮烨站在井缘上,“别过来!过来我就跳下去!”

宫人不敢妄动,他趁着这时,又踩进了花坛,旁人不敢,只能由着和他绕。

“让他进来吧。”

偏房里是自己父皇的声音。

他强压下心里的不安,以往每日父皇来过,母妃就要难受好久。

宇文淮烨整理好衣服,推开了门。

“母妃…?”

只看了一眼,他就昏了过去。

徐顺的尸体掉在房梁上,唇角是明显服过毒,还在往下滴血。

“醒了?”

宇文淮烨睁开眼睛,眼前是两位白衣男子。一个坐在自己床沿,一个站在他的身后,长发未束,坐着的有些许傲气,站着的倒是松了口气。

“啊…!”

他眼前一花,又看到了自己母妃死去的模样。上下牙打架发出诡异的声音,温热的泪又沾湿了满脸。

坐着的男子不耐烦的捂住耳朵,“喂…你鬼叫什么…好烦。”

“子惜…”他身后的男子笑了笑,出声劝了两句。

“我去看看小惟,药煎好了没有,你照顾他吧,哄小孩你比我在行。”

他起身离开,把门拍上。

宇文淮烨还是止不住的流泪,缩在床角,眼睛睁的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人,抖的厉害。那人缓缓蹲下身子,跪坐在床榻前,对他嫣然道,“我是李贤,字伯愚,小少爷随意叫就好了。”

他抽泣两声,往里面缩的更远了。

“别怕,乖。以后我和子惜叔叔会陪你,好不好?”

宇文淮烨这才知道,刚刚那人,是他从未见过的七叔。一个总让自己父皇头疼而忌惮的人。父皇说过,本来太子位,应该是他的。宇文淮烨并不理解太子和不是太子有什么区别,他把头埋到臂弯里,手脚冰凉,一句话也不敢说。

“小少爷饿了么?”李贤随口问道。

“你要也杀了我吗…”宇文淮烨抬眸,说话都磕磕绊绊的发抖。

“嗯…?怎么?”

“母妃…母妃被杀了…好吓人…”

李贤猛的一个激灵。

宇文卿给这孩子看到了?!

他试图去牵宇文淮烨的手,一半又悻悻的收了回去。

“那个。以后哪儿有需要,直接告诉我们就可以了。啊…”李贤想了想,又温和道,“还是尽量告诉我吧,不去找你叔叔,他向来不积口德。”

“什么意思…”宇文淮烨平静的询问,他想闹,想见见自己的母亲,可他知道,这是再也不可能的事了。他甚至不知道是谁杀了自己的母亲。他只知道,母亲身子近一年来一直不好,可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要死。

宇文淮烨根本不明白,他还小,不懂为什么一切来的这么莫名其妙。

“所以…父皇是不要我了吗?”宇文淮烨的眸子里,还有孩童的天真。

李贤鼻子一酸,他像极了自己早夭的弟弟。

弟弟是病死的,自幼父母早亡,自己投身书院,靠贩卖书画代人写信度日。后来,朝廷设了书斋,几乎所有人,都去念书,一般都能识得几个简单的字,写写家书还是不成问题的。自己也就没了生意,不够名气,书画也卖不怎么出去,到最后小弟弥留时,自己竟连一个干饼也碰不上。寻了贵人,可一见是两个细瘦男孩,签了卖身契也不值得,便无人帮衬。

“嗯…没有,没有,会来接你回去的,只是因为别的事情,暂时还不能见你。”李贤向来不会扯谎,他的眼神有些闪躲。

“为什么不要我了…为什么我母妃不要我了,我父皇也不要我了…怎么都扔下我…”宇文淮烨看得出来,他是在骗自己。

李贤看了看他,虽是一副担心的模样,可自己此时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到宇文怜将药碗递进来,宇文淮烨也没有说话。

他吃了药,李贤便试图哄着他睡下。

一整夜,宇文淮烨都没再说话,李贤知道,他根本是睡不着的。

次日清晨,李贤有些昏昏欲睡,他打起精神,揉了揉眼睛,发现床榻上的孩子一动不动的缩成一团。

李贤倒吸了一口冷气,推门就出去找宇文怜。

“他他他…”李贤跑得快,撞在宇文怜身上,他晃了晃头,哼哼唧唧的,话也说不清,“他他…就是你…的…”

“……”宇文怜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又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看你也说不清,我自己去看看吧。”

他点点头,跟在宇文怜身后。

房门未关,宇文怜一眼就看到了床榻上的孩子。见那孩子一动不动,宇文怜其实也是有些慌。他伸出手,摸了摸宇文淮烨的身子。

“没死,但是…很烫。”宇文怜白了躲在自己身后的李贤一眼“这么怕他死了吗,反正我皇兄也不要他,多碍事。”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李贤是知道的,宇文怜不会坐视不理,可他还是打算治治宇文怜这个不积口德的毛病,“那就不用管他了?”李贤也伸手,覆上宇文淮烨的额头,“摸着好烫手,你说碍事,就不管了吧。”

宇文怜被憋的无话可说,他瞪了李贤两眼,自知理亏,“嘁…他,他死也不能死我这啊,要死死外面去。还有你!怎么…你…”宇文怜看着李贤无所谓的表情,这才缓过神来,“合着你…耍我?”

李贤朝他莞尔一笑,“谁让你说话那么不中听。你还是先管管你侄子,这么烧下去可不太好,半夜里他也不说话,也不让我动,估计是吓到了,小孩子本来身子就不强,一吓也是容易病的。”

“喂,这家伙现在就是个庶民,谁是我侄子了,关我什么事。”他看了看床上的孩子,又口是心非的说了一句,“你看着他,我去叫御医。”

李贤点点头,给宇文淮烨搭上了被子,让人去烧点热水。他摸了摸茶壶里的水温,倒是还不凉。

大概是睡够了,李贤只坐了一会,宇文淮烨就起来了。这也许只是他的一个习惯,他睡觉的时候实在是乖,不踢被子也不乱动。李贤把茶盏递了过去,小孩子以手覆额,让他不由得感叹,这孩子的气质不愧是皇家太子。

怎么宇文怜就没有,倒是满身的痞气。

“多谢你。”宇文淮烨大概也是知道自己病着,接过了茶盏,忽然又似乎怀疑的看了一眼李贤,是在决定该不该喝。

但是他不会问出来。

李贤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移开了眼睛,自己打消了他的疑虑,“没毒。”

“呃。”宇文淮烨脸上有点挂不住,低下头呷了一口。

他把茶盏放在床头,抱住双腿,缩回墙角,又开始掉泪。

“别哭,待会哭久了,眼睛要疼的。”李贤递了一块方巾给他,“乖,我都懂,小少爷,你要是真的要哭,那先拿着这个,沾过水,搭在额头或敷眼睛,也能舒服些,好不好。”

宇文淮烨愣住,不由自主的接过了那块沾着水的巾子,看着李贤发愣。

“你说你懂…是吗…?”宇文淮烨抽泣着问。

李贤点点头,苦笑道,“我不会骗你,所以我说的任何话,小少爷都没必要起疑心。唔,不过,你要不要再躺一会?”

“多谢你,不用了。”他说完这句话,眼前又是母亲死前的凄惨模样。

这让他一个哆嗦,抱住了双臂,尽量把自己缩的更小,想要几乎消失,这样才算他认为的安全。

李贤替他披上了被子,他知道,宇文淮烨的心伤,应该是这辈子都忘不了了。所幸他年纪不大,对于事情不是太明白,暂时还有些迟钝。但李贤也很清楚,总有一天,宇文淮烨会问起当年的事情。这时,就是他成人的时候。

“母妃…以后我再也没人陪了…”

哭腔里李贤依稀听到这句话。

他鼻子一酸,差点也想跟着哭。他试着,慢慢把手搭在宇文淮烨身上,替他顺气。

其实宇文淮烨很乖,乖的让李贤有些奇怪。行走坐卧,都是各种各样的教养,似乎完美的诡异,难以挑出一点错处,就像是个传承千年的艺术品那样,精致到足以让人惊异。可非要挑出不足的话,那大概是有点过于的沉稳,没有半点活力。惟有他眼眸深处,是一星半点儿流露出的渴望。

可他到底在求什么?

李贤并不懂。

“伯愚,我要带着小惟回城边的宅子去,王府住的不舒服,而且正好我也不喜欢小孩子,你陪着他在这里如何。”宇文怜的话看似询问,实际上他刚刚把手里的一圈钥匙递给了李贤。

李贤叹了口气,无奈的笑道,“哎,你这是在问我的意见吗。这么多的钥匙,你是不是想把你的王府送给我?”

“你说这个我想起来了。”宇文怜从身上摸出一个小信封,“给你这个,你拆开看看,过两天不是你的生辰么,但是刚刚好我当时大概要随着皇兄去外面,所以赶不回来,但是毕竟你现在是我府上的人,这可是用来买别人好话的,才不是专门给你的。”

李贤接了过来,用两根手指从信封里顺出来了张纸。

那是一份房契。

王府不远的一条街上,千金难买的一座宅子。

“这…太贵重了吧?”李贤拿着房契,有些不知所措。

“我知道你早年过的不太好,家里的宅子都卖了。别误会了,你跟着我,我总得好看点。不然我还能让你回书院去吗?给你你就收着,哪儿那么多话。”宇文怜不耐烦道。

李贤犹豫了一会,垂下头,忽然扑在他身上,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谢谢你,子惜。”

宇文怜倒吸了一口冷气,耳畔忽然泛了红。

“放放开我!你你…谁让你动我了,谢我干什么,又不是因为关心你!你…你快点放开我!”他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喂你…”

不过很快,宇文怜就笑着叹了口气。

“真是拿你没办法。”

恢复了几天之后,宇文淮烨身子才算是好了。但时常还是半夜里忽然惊醒,要呆个很久才能勉强入睡。一开始李贤看到夜里坐得笔直的宇文淮烨实在是有些害怕,但后来倒是也不介意了,他坐,自己就陪着他坐。

最让李贤发愁的大概就是入了夜,宇文淮烨本来白日里话也少的很,基本上一天能说三句话都嫌多,入了夜更是一句话也不讲,更不乱动,吃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就算是硬让他睡着了,也是翻来覆去满身冷汗,李贤问了他夜里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他也只是干看着,一句话不说。似乎休息对于宇文淮烨来说,就是个十分奢侈的理想,根本无法实现。他睡得晚,起得也早,夜里还要醒个两三次。

“你七叔和我说,你字子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李贤关上房门,把手里的一个纸袋放在宇文淮烨床头,“那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宇文淮烨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个是我做的一点小点心,我知道你晚上不喜欢吃东西,你可以明天尝尝看,如果喜欢的话,我再给你做。”李贤指了指那个小纸袋,对他笑道。

他还是没有说话,他看了看李贤,又看了看自己床头的纸袋。

李贤知道,他眼睛里的神色,是好奇。

“真的不要今天吃嘛?”李贤凑近了他问。

“是什么。”宇文淮烨缩在起身子,抬起头问。他抬头时,刚刚好撞上了李贤温柔的眉眼。只不过一秒而已,宇文淮烨就躲闪着移开了视线。

“一些茶香的小糕点,你尝尝吗。”李贤的询问似乎只是个客气,他把小纸袋递给了宇文淮烨,“吃一点,没事的。”

他再怎么说,也是个小孩子。宇文淮烨犹豫片刻,就从纸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茶饼,满手的茶香味顺着指缝爬上了他的指尖。不过一贯的贯彻了宇文淮烨的理智谨慎,他只是小小的咬了口,确认无事后,才很快的将茶饼吃完。

“多谢…”

“你喜欢就可以啦。”李贤像个孩子般笑道,“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多做给你吃,我会的东西可不少呢,怎么样,你七叔可是也向我要学过的,看在你比他可爱的份上,不然你想的话,我也教给你。”

宇文淮烨咬咬嘴唇,呆愣愣的看了看李贤。

李贤明显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

“哎…没必要吧,不喜欢的话我自己做给你吃,不用学也可以吃到的…你别不开心啊,你这样看着我好吓人的。”

“嗯…”

宇文淮烨沉如夜色浓墨的眼眸里,忽然多了一丝笑意。李贤以为自己看错了,可多看了两眼,却发现那笑意虽浅,但也是真的。

“你好像我小弟。”李贤有些黯然的说道,可随后又反应过来,摸摸他的头发,“没什么啦,早点睡吧?”

他没说话,李贤也知道,便没再多问,只是自顾着把烛火弄的暗了些,而后往一边的书桌边上去了。宇文淮烨睡觉总不踏实,自他来的时候李贤就随着他夜里照顾着,病好了宇文淮烨也没说什么,李贤就当了默认,许自己晚上陪着他。

整个前半夜倒是还好,李贤伏在桌案上昏昏欲睡,磕头打盹的看着自己还没有背下来的书,就听到宇文淮烨小声的哼唧。

只见到他忽然坐起身子,把自己缩成一团似是在抽泣。

李贤放下书,轻轻走到宇文淮烨床边,“子桓?你怎么了?”

“她和我说…让我别记恨父皇…但是她下一句话,就狠狠地掐着我,抓着我和她一起吊在房梁上,她说…她说…是父皇杀了她…”宇文淮烨害怕的闭上眼睛,使劲扯着自己的头发,试图摆脱什么一样,“每天每天…每天都是这样!母妃不在的时候父皇就会来!他在满天的血红里,离我好远…我从来不懂他的意思…但他在我梦里,转过头,却是只鬼。”

李贤试图牵过他的手,可却被宇文淮烨一把打开,他似乎不在乎一般,把自己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垂在耳畔更是憔悴了不少。

宇文淮烨一直在颤抖,许久后他才仰起头哽咽道,“我梦到…我…我母妃了…”

李贤摸摸他的头发,“乖,别怕,能说说是怎么回事么?”

“她和我说…让我别记恨父皇…但是她下一句话,就狠狠地掐着我,抓着我和她一起吊在房梁上,她说…她说…是父皇杀了她…”宇文淮烨害怕的闭上眼睛,使劲扯着自己的头发,试图摆脱什么一样,“每天每天…每天都是这样!母妃不在的时候父皇就会来!他在满天的血红里,离我好远…我从来不懂他的意思…但他在我梦里,转过头,却是只鬼。”

李贤试图牵过他的手,可却被宇文淮烨一把打开,他似乎不在乎一般,把自己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垂在耳畔更是憔悴了不少。

“子桓…子桓你听我说好不好?”

“走开!他们都不要我了…你还来缠着我干什么?!”宇文淮烨怒不可遏的朝李贤吼道,“你们干脆都不要管我啊!我想了很久…我知道…是他们都不要我了…我什么也不会,我能做什么…不知道哪一天,可能就要去好远好远的边关了吧…”

“你先别急,好好听我说,好不好,冷静一点,我对你没有恶意。”李贤知道他受的打击太大,精神不太稳定是肯定的事情,所以根本没有介意的意思。其实他这样发脾气哭诉,李贤倒是还高兴。如果他一直什么都不说,脾气也不发泄出来的话,李贤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他了,那样的话,迟早憋出什么病来。他这个冷静性子,肯发脾气肯哭肯闹,就是逐渐的信任了。

宇文淮烨缓缓低下头,眸子死死地盯着李贤,眼里有些戒备。许久,他把头伏在自己的手臂上,埋的深深的,这才又开了口。

“那你说。”

“他们没有不要你啊,你看,你现在是在你七叔的王府里,你说,要是真的不要你了,不就早把你丢出去了,怎么还要你接着在长安?”李贤笑笑,“其实,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你很像我弟弟,如果是你的话,我反正也没处去,我没家,也没家人,媒人知道我的身份,也不打算给我说媒。你说哪有姑娘看得上道士啊?我可不像你七叔那家伙,只是白占着身份学艺而已。所以呢…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以后不管出了什么意外,流放到哪儿去,我都跟着你,也当是跋山涉水,我们到了那儿,我就开始整理沿途看到的景色,都写成册子,再把我近年来的东西都写下来,这样不管多荒凉,也都是好的。”

“小子桓。”李贤不好意思的揉揉自己的头发,“我幼年的时候不得不抛下我弟弟一个人扛着病痛,后来他走了,我也没能陪他。我和你也有缘的,所以…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抛弃别人一个人了。旁人要不要你的无所谓,我会永远在。”

宇文淮烨张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李贤也没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垂下眸子,仿佛在想什么一样。

“那我母妃…?”

“她会一直在你身边陪你,她从不会恨你,也从不会和你发脾气,她爱你,这个你应该是最清楚的。”

宇文淮烨一愣,墨色的眸子逐渐染上一层水气。

府上的侍女都不知道,这个小少爷来了这么久安静了这么久,今天如何哭的这样伤心。

“你看,这个伞呢,更在骨,而次在于皮,其实什么事情,都是这样的。”李贤把伞面仔仔细细的贴好,然后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研读医术的宇文淮烨笑道。

宇文淮烨看了一眼李贤手底下的油纸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指了指手上的医书,“这味药一般在哪儿可以见到?可以用在伤寒症里吗?”

李贤伸了个懒腰,锤了锤自己的腰,站起身来立在他身边,看了一眼书上的句子,“可以啊,这个药不难找,有时间我去给你找来,你看看具体长什么样子。”

“好。”

李贤家里人本是采药人,后来双双出了意外,也造就了自己和弟弟无依无靠的局面。但李贤自幼就随父母学习医术,他们说,不管什么时候,自己会点救命的本事,也能让他们放心。所以李贤一直记着,他不愿让父母为自己担忧。

“伯愚,我想养只小狗。”宇文淮烨把书合了起来,一本正经的看着李贤说道,似乎是怕他不同意一样,末尾还又补了一句,“不会耽误我读书…但你不愿意的话…也没事的。”

“我怎么会不愿意。”李贤蹲在宇文淮烨身边,仰起头看着他,眯起眼睛笑道,“我也喜欢小狗,而且…我相信子桓,小狗狗怎么会耽误你读书。喜欢什么颜色的啊,我去给你找找看,怎么样。”

宇文淮烨低眉,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他似乎总觉得,这样的感觉在哪儿见过。这半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试图忘记却一直又舍不得而一直在寻找的感觉。他不知所措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以前…都不让我养,他们都说,这会影响我读书,而且也怕冲撞了旁人,所以…不让我养。”

他想起自己小时候,爬树抓了只鸟兴高采烈的带给母亲看时的那份喜悦。母亲先是夸了两句,便说最好还是放了它,与它的家人团圆去,自己没听,后来才知道,那是陈皇后养的鸟儿,歇在树上是跑出来的,她找了许多天未见踪影。当时父亲虽未追究什么,可是从那以后,些许别有用心的人便都说,母亲教唆了自己,下次还不知要夺什么呢。鸟还了回去,事情也就不了了之,自己不舍的寂寞一个人,求父亲要只小狗,却被冷淡回绝。

太子,是不该玩的。

“现在没事了,小子桓可以好好的养狗狗,我也会陪你一起照顾。”

如果自己母亲还在,看到自己把狗狗照顾的漂漂亮亮,那她会不会很开心。她的小子桓终于不再需要她拼了命去保护了,终于可以自己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也可以照顾一些比自己弱小的生命了。这是母亲教过的,只是…她却再也看不到了。不管谁说什么,宇文淮烨的心总是偏袒在徐顺身上的。

曾经听母亲说过,她幼年时养的只街上捡来的趴儿狗,陪着她长大,到嫁人,最后在一个夜里悄无声息的老去。

“我想养…就是街上随处跑的那种小狗。”宇文淮烨说道。

“好。”李贤笑着摸摸他的头发,“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看看。”

宇文淮烨抬起头,有些诧异和难以置信,“可以吗?”

李贤点点头,他看到了宇文淮烨眼睛里的半分欣喜。

“伯愚…你说,我母妃到底做错了什么。”宇文淮烨喃喃问道,“我觉得她什么也没有做错…我的书和我的字,都是她教的。她和我说…要在意所有生命,要帮别人,也不要害怕比自己强大的敌人,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不要伤害别人。她说…她这辈子算是完了,她不希望我这样。”

“小子桓,你听我说。”李贤轻呼了口气,“娘娘没有做错任何事,别人也不一定做错了,这些事情的根本原因并不是谁对谁错就能解决的,其实,我很高兴你能问这样的问题。但小子桓,你要记下来,所有的不顺利都仅仅是巧合叠在一起的无奈。但无奈并不等于无可奈何,所以…不管怎么样,对待这样的巧合与这样的无奈,只需要保证自己稳定而能够解决,这样就够了。小子桓,你要知道,娘娘知道你还惦念她,她就永远不会离开你。”

宇文淮烨似懂非懂的看着李贤。他犹豫了一会,轻轻点了点头。

“我会像母妃说的那样,做个好人,不会有愧于自己,也不会有愧于她所有的心血,更不会有愧于天地万物。”

宇文淮烨的功课便都是李贤教的。

就是宇文怜也会偶尔来瞧上两眼,小侄子脾气温顺寡言少语,宇文怜这个做叔叔的倒是显得不怎么懂事。

“我说现在要吃就是要吃。”宇文怜把扇子放在腰间,“你去问问伯愚,你去问问是不是我吃东西从来不顾时间。你这小孩怎么回事?管起来我的事了?”

“现在太晚了…你出去小厨房肯定要吵醒伯愚…他刚刚睡下,你用晚膳时不好好用…现在还要去折腾他…”宇文淮烨底气明显不足的小声抗衡道。

“你放肆!”宇文怜也不顾了别的,“我怎么样要你管啊?”

宇文淮烨撇撇嘴,“可是现在也真的没什么吃的了,厨子们也都睡下了,你怎么这么能闹…”

宇文怜一愣。

“你说什么?我能闹?”他站在宇文淮烨眼前,低下头看着他,“你知不知道,我说的事,从来都不是闹。原是我不该让你去做,可我也未曾叫你,你多说什么,难不成倒是是要跟我闹么。”

宇文淮烨半低着头,只是抬起眉目瞧了两眼宇文怜,又慌忙的低下了头。

自己的七叔毕竟是嫡出长子,又千万宠爱,那副冷清的样子竟也看不出多少骄横,只当是众人自愿的俯首称臣罢了。

“我没有…我只是…可…可是,近来伯愚有些不太舒服,他难得好好睡上一会,我…”

宇文怜斜眼瞄了一眼宇文淮烨。

“是吗。那既然是这样,我不是记得,你住的小院是我府上管事的,有个厨房。不然你去做,我等着。至于伯愚,我明天会去看,哎,怎么样。”

宇文淮烨转了转眼珠,没有说话。

“你这孩子…”宇文怜哼了声,也不打算纠结下去,“这样的话,你怎么没睡?”

他摇摇头,“我睡不着。”

宇文怜到底还是个小孩样子,他随地往台阶上一坐,指了指自己身边,那雪白的锦绣衣袍就被他像是垃圾一般扫在台阶的边角落,“那你站这干什么,坐下说会话。”

很明显的是,宇文淮烨完全就是在嫌弃。他俯视着台阶,又看看宇文怜眼里逐渐的不耐烦,深呼了口气,撩好衣摆坐在了宇文怜身边。脊背挺直,双手也搭在膝上,像是谁家的深闺大姑娘似的。

“喂,别一脸这个表情好不好?你想养狗的事情,还是伯愚那小子拜托我去给你找的。你一天天的,也不讲话也不出门,不怕我给你找个狼崽养么。”宇文怜不服气的说道。

“那还更好。”宇文淮烨冷声答道。

宇文怜舌尖抵在牙齿后,舔舐下皓齿的边角,启唇轻笑,“还挺有意思啊。”他用指尖挑起宇文淮烨的下颌,算是迫使的四目相对。

宇文淮烨的目光有点躲闪,落在左边的空地上,又转了回来,坚定不移的对上了自己七叔那带着嘲讽挑逗意味的眸子。

“成吧。”宇文怜收回手,将垂下的长发撩到耳后,“我兄长是这样教你的啊。你是皇子,出了事呢…总要想到陛下。”

从未有几个下属敢这样看过宇文怜。倒不是他怎样的不近人情,更多的还是关于曾经他那至尊的地位,幼年时连伺候的宫女都要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顺心,给这小皇子摔了,即使皇后不问,谁能保证皇帝不问。

“那难道…七叔这样的骄横无礼,也是陛下教的么。”

“哦?”宇文怜笑道,“我可只看到你的无礼。”

“不与你多费口舌,你哪一次见陛下时,是遵守过君臣之礼的。”宇文淮烨也不甘示弱,“你要怎么说。”

宇文怜扬起头,“我怎么样,倒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剑拔弩张。

二人几欲爆发的情绪终止在面前横着的一本书卷。

“哎哎哎,干什么呢,怎么大半夜不睡觉,一个个的在这吵架玩。”李贤把书卷了卷,“去,子桓睡觉去。”

宇文淮烨点点头,提起衣摆起身往小院里跑。

“子惜!你可回来啦!”李贤猛地扑了过去,宇文怜一个没反应过来,硬生生是被他按倒在了台阶上的平台上。

李贤的笑意有些尴尬的凝在脸上。

“你反了?”宇文怜的长发扫在地上,错乱杂着李贤垂下来的几缕头发。

他慌忙起身,摆出一副好看的笑意。李贤这家伙长得倒是可爱,五官脸型都像个小孩子似的。明明弱冠年纪,还似十五六岁的模样。

“没反,没反。”李贤摆摆手,“这不是想你了嘛。”

宇文怜没理他,自顾自的整了整衣服。

“别生我气嘛。说起来,你的小侄子还挺可爱的。”

“是吗。”宇文怜还有些不满,但他是做不到跟谁冷淡许久的,“我觉得还好吧,怎么了,你想做官吗。”

“算是吧,但是也并不执着。”

宇文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李贤担心宇文淮烨,便先跑了回去。

他正惦记着,从前的事。

“殿下,你怎么跟弟弟动上手了!”宇文氏着急的跑了过来,连忙抱紧了自己的孩子,掩盖不住的埋怨被宇文淮烨尽收眼底。

“是他先打我,说我娘不好,家宴都没资格来。可是姑姑您知道,不是我母妃不来,是她病着,他这么说话,还先和我动手,难道我不能打吗。”宇文淮烨不服气的仰着头质问道,时不时还瞥了两眼缩在宇文氏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孩子。

这是他的姑姑,宇文怜同父同母的姐姐。

“是你说的吗?”宇文氏低头向自己的孩子问道。

那孩子显然是被打怕了,宇文氏作为嫡长女,性子是向来不温顺的,想来在府上也没少训斥自己儿子。小侯爷看了一眼眉眼凌厉的母亲,吓得直掉泪,连忙摇摇头,“我没有…没有…娘,我没有…”

“你撒谎!”宇文淮烨大呼道,小孩子细皮嫩肉的,二人刚刚倒是谁也没占着便宜,脸上手上都是血道子。

宇文氏心疼儿子,哪儿管的了再仔细确认,叹了口气拉着小侯爷接着回了席。

“怎么搞这么多伤,疼不疼啊,娘跟皇兄说声,这便带你回去上药。你好端端的,和他打什么。”

这是宇文淮烨隐约听到的,他呆呆的站在原地,还是十分的气愤。

“明明…就是你先说的嘛…”他噘着嘴,喃喃自语道。

这件事父亲并没有怎么追究,但听到是由于徐顺的原因后,意料之中的勃然大怒。

“她到底是怎么教孩子的!”

自己身上的伤没有人给上药,自己就住在母亲的宫院旁。可那段时间,自己却不能天天再去见她了,一直到伤好全了,连疤痕也没了,这才算是挨到父亲消了气。

“没事,我们小子桓最坚强了,娘不在你身边,你自己也可以好好照顾自己啊。”徐顺摸摸他的头发,“不过以后可不要动手了,旁人欺负了你,你打了旁人不要紧,可是你要是被旁人打了,娘会心疼你的。记得娘教过你呀,遇到事情我们要慢慢说,不可以着急。”

宇文淮烨的记忆断在徐顺的笑颜和自己满目的幸福这处。

“子桓,想什么呢。”

李贤推门而入,看到他捧着竹简发愣的样子有点好笑。

宇文淮烨摇摇头,把竹简放在桌上,目光落在李贤背在身后的手臂上。他没有出声询问,可眼睛里的疑惑倒是还有些小孩子的天真。

“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李贤把手伸到他眼前,笑靥恍惚是阳光,也是蜜糖。

小狗的哼唧弄得宇文淮烨直想哭。

“狗狗吗…”宇文淮烨唇角的弧度出卖他一度的冷漠,他谨慎腼腆的伸出手,想去摸摸小狗,也许是害怕像曾经那样挨骂,他的手在半空中犹豫了好一会,才轻轻落在狗狗的头上。软乎乎的绒毛逗得宇文淮烨终究还是咧嘴傻笑了起来。

李贤把小狗放在他怀里,开始一本正经的教导道,“你要记得按时给它吃饭,但是不可以吃太多,每一天三餐就好了,少吃一点总归是比撑到了好,但是不要忘了给它喝水。现在来的话,替它想个名字,每天叫着长大了就会记住了。水一定要干净些,你若不嫌弃,以后我们的水可以分出来一份给它。现在还太小,不要吃肉,过段时间,可以少量加一些蛋,但只要一点就够了,到时候再和你说。”

宇文淮烨点点头,只看着小狗摇尾巴摇的欢快,也把他的手指当了什么磨牙的,含在嘴里,幼犬的牙齿还细嫩,更多的只是舔舔罢了。

“好可爱…”宇文淮烨逗着怀里的小狗,心情应当是从未有过的好。

李贤看着他的样子,也开始了自我邀功,“这可是我选的,你七叔带我去,我就看着这是一窝里最好的一个,怎么样,是不是精神极了。”

“嗯嗯…”宇文淮烨附和道,又逗了好一会,这才抬起头问,“话说回来,它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

“和我们一样啦。”

“啊,我还想要个妹妹。”

“诶?!”

李贤一个惊讶,这孩子在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对宇文淮烨的性格再做一个更仔细的观察,他觉得,也许宇文淮烨还是个小孩子,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成熟。不过,这样最好。

李贤应当也是知道的,这孩子毕竟是唯一的皇子。

半年多的时间,宇文卿便被烦的不行,接连着的上书逼着他接回宇文淮烨。

小狗应该才刚刚长大,李贤不慌不忙的帮他收拾东西,整理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又亲手缝了个香囊,塞在他的包裹里。

“你要记得好好吃饭,按时吃啊。没事别惹的陛下不开心,你身份特殊,回去应该还是最好的。唔…我会替你照顾好小狗狗的,那个,你记得如果有时间,可以随时回来…”李贤喋喋不休的整理着包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是…你不回来才好,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你要是想我…”

宇文淮烨不懂,他为何这样担心自己。

“你放心就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我自己。不过说起来,我只是回皇城,路上的时间,连两个时辰都不到。”宇文淮烨接过他递来的包裹,“不过,你也一样,保重。”

宫里人是在催促的,李贤也没什么多余的时间和他多告别,只能瞧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你养孩子还养出来感情了?”宇文怜打趣道。

李贤受伤的看了他一眼,“呸,也就是你,往后成了婚,怕不是也带不好孩子。他…又像我小弟,这样的情况怎么能不在意嘛。”

“那你自己也生个儿子啊。”

“你明知我不能成婚的!”

宇文怜笑笑,“你可以找个男人,然后自己收养个小孩啊。”

他狡狯的看着宇文怜,“我觉得其实…你就挺有魅力的。”

“你搞什么!”宇文怜猛地一脸红,“明儿我就和皇兄说,给你安排点事做,别天天闲着没事干!”

这件事是宇文怜和宇文淮烨一起提的。

但实际上,他总觉得宇文卿对自己哪儿不太满意,虽然李贤想了很久还是说不上来究竟是哪儿。他看着宇文卿对于自己弟弟幕府来的人,似乎实在是喜欢不来,尽管他尽力掩盖,可那些冷漠,还是怎么都盖不住的。

李贤是接着跟宇文淮烨做事,偶尔也倒是能教教他东西。

自己算是宇文怜幕府里,第一个出仕的。

“伯愚。”

李贤放下自己抱着的几份竹简,一卷卷的往架子上塞,而后才转过头。

“你要想清楚,自己的君主到底是谁。”

他回眸时,正对上宇文卿带着寒意的目光。

这目光惊的他一个哆嗦,他忽然想起,那个张扬不知礼数的宇文怜。

分割线!以下是作者的话里写不开的作者的话!

(这是李贤和宇文淮烨的番外,一样,标题也是写不下的。具体说说文里的意思叭,大概就是关于最后宇文卿的询问,应该是来自于汉代的政治。这边的君主并不等于皇帝。曹操当年以丞相等官职开府,孙家当年也是以将军等官职开府,对于季汉我向来不了解,不多说。李贤和宇文怜一开始的关系就像是曹操和郭嘉,郭嘉的职位并不受于汉朝廷,所以他的君主应该算是曹操,而非皇帝,所以他要效忠的也是曹操,换句话说,他的主人是曹操。但李贤任职之后,和宇文怜的关系就像是曹操荀彧,一直觉得称荀彧为曹操的谋士也许是有点轻视了的,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百度一下谋士的基本定义。对于这一类的事情,我觉得最甜的应该是虞翻,明府家宝嘛,我可是你家的宝贝。李贤接了皇帝的任职,明面意义上他的君主就是皇帝,效忠对象也应该是皇帝。但具体私底下的事情,一般有心的还是会自降一级,做从前君主的臣子。对于宇文怜的官职等级实际上是错的,汉魏主门阀,诸侯王势力并不是那么大,而他们一般也是不会私养幕僚府吏的,但是为了凸显效果,是强行给宇文怜安了一个幕府上去,这个就当娱乐看看,别信。再提一嘴汉魏的事,我一直觉得实则是亡于门阀。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后汉书,关于汉魏的政治、官职体系还是很有意思的,具体不在这里一一赘述。自己笨嘴拙舌也不太会解释,可能解释出错,便要麻烦您提出啦。)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一半清水一半盐自首的嫌疑人伊人舞青梅我挺好失眠旅馆暮云霁雪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春风燎火郎骑竹马重相逢炎夏炎炎墨少的小女佣又惹祸了贵族庄园之苏醒的玫瑰最熟悉的最陌生的这个角儿我包了那群少年不得了烟缘树与月老的官方cp故事莫笑世人痴暖心孤儿院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坑娘阅读笔记裙下之臣说教重要吗,并不醉卿十六年那个队长请留步破产千金逆风翻盘
完本推荐: 末日边缘全文阅读十方神王全文阅读魔域全文阅读替天行盗全文阅读吞天骨帝全文阅读捡宝王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全文阅读魔神乐园全文阅读神武觉醒全文阅读明朝小侯爷全文阅读剑灵同居日记全文阅读朝阳警事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重生九零美滋滋全文阅读兵甲三国全文阅读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重生在六零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兽朝凰空间在手:捡个王爷来种田农家小命妇强势婚爱:豪门老公轻点宠最强医圣我靠科技种田兴家保护我方族长都市透视医仙我的1978小农庄靳少,你家夫人超狂的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老子能召唤万物沙雕攻他重生了硬核厨爸上门战神龙血战神[综武侠]刀剑红颜录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快进到3077民国之谍影风云天唐锦绣从被召唤开始北雄渡劫之王红楼之群英荟萃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镇世武神斩月重生之上门狂婿逆天邪神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