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世界小说 >> 暮云霁雪 >> 第34章 三十三。

第34章 三十三。

“你这手…怎么回事?”时笙应了他的要求,帮他代笔写着书信,却不得不在意起他手上的泥土血渍,应该是清洗过的,但还是红肿了一片。

他听了这话,连忙用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袖,心虚的回应了句,“那个,受了点伤,不碍事,待会我自己上个药就好了。虽然不碍事,但是应该是要疼一段时间,所以这不,才有劳你帮忙写信么。”

时笙哪肯依着他说,把笔一放就要扯过他的手。

“不许动我。”何文泽正色道。

“你在外面乱作乱玩,偷偷的就不跟着我自己跑了,惹得我一阵担心,现在手上受了伤,倒也不让我看了?”时笙也是一股脑的委屈,“那你便随着个不爱担心你的去,死活都不问你,也好过我天天吵着你,是不是?”

何文泽眼瞅着他满脸满口的矫情,只得跟做贼一样,牵起他的手,还是道了歉,“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怕你担心…”

时笙的脾性好,顺着他的话茬接了下去,牵这他的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血迹干在指缝里,连带着没有清理干净的泥土。他是最爱弹琴的,时笙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他的手和指甲极其好看,后来熟络了才问到,原是他留了许久的,除了琴,那他最珍视的应该就是这双手,没事都是要一起保养一通的。时笙还真的从未见过,他这样祸害了自己,“这…还不严重吗?怎么弄的啊?”

“我回来的路上在山上坐了会,然后我看到有人的尸骨,只剩下一半了,我就想着入土为安,在树底下挖了个坑,把头骨埋了。”何文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不过这个不重要,真的没事,一点也不疼。你快别担心我了,赶紧把信写完,好让人交出去啊,你不想回去了吗。”何文泽抽回自己的手,对时笙笑道,“你看你,担心我做什么。”

“等会再说吧,我先去给你弄盆水来洗洗。”时笙没好气的埋怨了一句,说着就要起身往外跑。

“我在山上用溪水洗过了,没必要再浪费了,你给我上点药就是了。”何文泽连忙拉住了他,可手指触到时笙的衣角,就疼的一咧嘴。

时笙也是心疼,赶快从包裹里摸出个小药瓶替他好好上药,时不时的还想唠叨两句,“你说你…唉,算了。”

何文泽空出一只手摸摸他的头发,“我不疼,没事的。”

他抬眸看了一眼何文泽,没有说话又将头低下去。何文泽闭上眼睛,尽量不去想手上的伤,不是他矫情,是着实有些疼。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不在了,还不如就这样由着时笙多说几句,听听他的唠叨,也算个念想。

“我教你几首曲子吧,你也适合,似乎从前你都不怎么感兴趣的。”何文泽随口提起,就让时笙去抱他的琴,“我没办法手把手教你,你自己试试,我听。”

时笙点点头,这张琴是他的宝贝,所以何文泽没时间的时候一向是时笙保管的,他将琴放在矮桌上,等何文泽指点两句。

“刚刚那个音不太对,是不是低了点?但这么仔细听起来,倒也好听。”何文泽将自己的手覆在时笙手背上,“你这样试试看。”

躺在桌上的那封信只差几笔,就大功告成了。

人都说夜长漫漫难熬,无忧从前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今夜是他第一次抛弃掉这个想法。

无忧本来想着,再陪他一会看他就睡,可他直到看着阿九从大清早的从梦里惊醒后,他才猛地感觉到,自己一夜未眠这件事。

“你今天起来好早。”阿九揉了揉眼睛,明显还没睡醒的样子,他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也没仔细听无忧到底有没有在说话,“嗯…是…”

原来阿九没睡醒的时候是这般模样?无忧是第一次见到阿九清早起床,一般来说他都是比自己起的要早不少,也就没什么机会知道,阿九竟然还有这般可爱的样子。话里婉转的腔调带着些阳光的暧昧暖意,慵慵懒懒的,像是树荫下的小猫儿。

无忧看他断断续续自言自语了有一小会,就整了整自己的头发下了床,估摸着还是没睡醒,不如不去打扰他了。趁着阿九还没睡醒,无忧想着把衣服换下来,淋过雨的衣裳脏兮兮的,再怎么说差不多干了,也还是换了显得干净些。

他解开衣裳换好昨夜阿九扒拉出来的干净衣服,整理好将自己一直以来都戴着的阿九的玉佩上系了他的发带,小心翼翼的收在身上。按理来说无忧的身子除了长高了些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但这早些年的孩童款式,无忧穿着是真觉得有点别扭。

还是把原来的洗洗晾干了穿吧。

无忧从门口拿到从前的木盆,到院子里打了水,本来是不抱什么希望的,但当清水打上来的时候,无忧还真是有点欣喜,这口水井居然还能用。

这些活曾经都是姐姐做,后来为了给姐姐分担些,自己也粗略的学了两手,虽然不会好好做饭,但基本上也知道怎么能养活自己。姐姐说,太乱的世道是没有时间那样讲究的,只需要做好了能做的,就什么都够了。

“我说我怎么找不到你。”

阿九站在门口说道,“我帮你吧。”

还没等无忧回答,他边说边准备过来接手无忧手上正在清洗的衣裳。

“不需要。”无忧冷淡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回绝道。

“真的不要吗?”阿九不喜欢强迫别人,只能这样再问一次。

无忧摇摇头。

“那我大概要离开一会,你自己可以吗?”

“嗯。”无忧头也不抬的搓着衣裳,鬓边的长发垂了下来,遮住他左眸的目光。

阿九没有再接话,推开了院内的小门,站在门后给无忧挥了挥手。

怎么这样着急的就离开了?

无忧在心底里埋怨了声,但想到阿九兴许是有什么大事要找君主商议,也就释怀了不少。本来…他也不喜欢自己。

好在无忧本来心里也有个底,纠结了一小会不知不觉的衣服也洗好了,他拎着湿淋淋的衣服拧干,然后挂在院子里。

跑出来的时候忘了带自己爱看的书,搞得无忧只能坐在院内的台阶上发愣。地板不太平整的地方还留着昨日大雨留下的痕迹,无忧百无聊赖的用手指卷着自己的长发,看着水洼上倒映出的天色。本就有些昏黄不是晴天,这般一映出来,也能惹人平白的不悦。

说白了,无忧有点不怎么开心。

他一直觉得自己什么也不会,就年幼的时候在故乡里随着学了一手横笛,但也是中规中矩的,没半分出色。这点文采也不过是空闲时候自己当个消磨罢了,若真用到刀刃上,怕是连纸上谈兵的资本都没有。也许旁人说得对,他适合在太平的时候做个闲散的贵公子,那一纸书文跑出去,怎么也值的上千金。只不过这些事情只能是想想罢了,也许是因为父兄的光芒,无忧觉得对他们两个人,十分有压力。

就像自己是个累赘一样,明明母亲父亲都是那样优秀,自己倒是成了他们的败笔。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无忧一直以来都觉得,父亲是不喜欢母亲的,即使外人怎么说,无忧也都是这样认为。他陪着她的时候,多数时候是在自己忙,他不搭理母亲,母亲看起来也并不爱招惹他。

无忧觉得,这兴许是自己的事。

阿九跑得快,回来的也快。

“小无忧,我和你说个好事!”阿九在身后拍上小门就一脸傻乎乎的凑到他眼前,把无忧直接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无忧略有不满的问道。

“你兄长的信送到了,烨儿和嫂嫂还在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商议完了估计…就可以解决掉这么久的战乱了,你应该…也可以回去了。”

无忧一怔,自己偷跑过也回来过。故乡在每夜的梦里越来越远,如今阿九忽然一说自己可以回去了,他还真觉得,有那么点不适应。从前人已经故去,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任凭怎么说这是自己的故乡,无忧也是不能全然相信的。而且这么久的时间,卫国到底毁了自己母族多少人?若是就这么轻易地和解离开,那他们的公正谁来讨?就在自己身上的,姐姐弟弟,都已经没有了。无忧不想关心这场战争到底给卫国带来多大的损失,他只关心自己国里那些整日颓废半死不活的贵族们,包括连话也不敢说出来的自己。

所有的事情都有始有终,无忧却不敢看到终点,他怕自己的委屈再也无处报复,他也怕再这样下去,会毁了所有人。无忧向来不是个心怀天下的人,在这样的乱世做到怀仁济世实在是太难了,但不得不承认,他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他只是更优先的,会照顾一下自己的情绪。

“小无忧?想什么呢?”阿九见他许久没有说话,眼睛也只是呆呆的看着一处,就带着疑惑的蹲下身子问道。

无忧的目光终于正了回来,他看了一眼阿九,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怎么了?哪儿不开心吗?”

“我…只是有点担心。”无忧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阿九自己的想法,这种事情他一直以来也没有过多的去思考,今日忽然被提起,又被阿九直接问到,无忧只能断断续续的搭上几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人,我…所有地方对我来说,应该都算不上我的故土。”

“兴许不是,你先不要担心这个,不管怎么说,到了那时候自然有决断,别太执着于这个,你说呢?”阿九坐在了他身边,温柔的摸摸他的头发。

无忧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可怜。

他一直不爱说自己的情绪,但就这么理不清楚的讲上两句,阿九也算能猜出个六七分他的意思。

“嗯。”无忧附和道,这样的事情不是一句话就能释怀的。只是有人安慰,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很令人开心的。

二人再也无言。

信是时笙递给秦绩的,然后交由秦绩代为转达给宇文淮烨。

卫国本就兵马不足,秦绩再厉害也挡不住这个。时笙先手突袭也占了好处,虽然还是秦绩占上分,但他知道硬拼不得,于是只挡了一会就退了兵。时笙也不是想追,本质上应该算是双方打平。

不管是不是真的平手,表面看起来这是两边最后的兵力,关于退兵这件事上,如果是平手,那就代表双方都有着话语权。

更何况蜀国有宇文怜,卫国也有无忧。

时笙策马而归,不同于阿九的欣喜,他只看到了何文泽一个人颓然的站在风口处,抬眸无助的看了他一眼。

“阿笙…”

他的手指还有些微微的红肿,刚刚好在他眼角下方,遮住他的泪痣,少了那一份娇娆,就更多了一点凄清。

“我似乎…有一只眼睛…看不太清了。”他颤抖着说道。

时笙一瞬间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听着他颤抖着声音讲话,这是第三次听到他这样无助的声音。

一次是在幼年知道他的秘密后,一次是在他被诬挨打时的求饶。

就连何涉去世也只是看到他通红的眼睛而已。

他看着何文泽的眉目,轻轻牵起他的手。

“你还好吗?”时笙问道。

“我说…我还没有做到自己该做的事情…”

何文泽握住时笙的手,努力挤出个灿然的笑意。

身后军营里是细微断续的思乡小调。

最后一战是不动兵戈的,虽是如此,可却比从前打的任何一战都难。不论是卫国还是蜀国,都要放弃掉曾经的仇恨,来换整个天下所有苍生的安稳,如此一来,这一仗就是极其需要决心的。

他眸中的长河奔流,风卷江影翻起千层浪,依旧如初。

喜欢暮云霁雪请大家收藏:(www.enwds.com)暮云霁雪新世界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 - 暮云霁雪txt下载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 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惹不起躲得起秦招愿莫笑世人痴醉卿十六年暖心孤儿院余生不走丢青梅破产千金逆风翻盘我是你的那片星空归途坑娘阅读笔记青葱的校园岁月外婆是棵核桃树探心者名侦探毛利兰老公的故事别乱猜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自首的嫌疑人那个队长请留步TFboys之前世纠葛咸鱼梦想当大侠暮云霁雪迫嫁小厨娘炎夏炎炎龟龟的梦想家园
完本推荐: 神级奶爸全文阅读调戏文娱全文阅读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魔神乐园全文阅读盛世娆香:极品妖妖全文阅读新特工学生全文阅读女神养成计划之八零年代全文阅读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阅读垂钓诸天全文阅读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全文阅读超级全能巨星全文阅读无限仙武世界全文阅读万域之王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佛颂全文阅读鬼差直播升职记全文阅读道辟九霄全文阅读不朽狂神全文阅读都市超脑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娱乐之时代巨星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Black便利店北雄近身狂婿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武道霸主名侦探修炼手册快穿游戏加载中斗破之无上之境欢想世界万法无咎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技术型工种(快穿)我的细胞监狱最强之军火商人垂钓之神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捡个王爷来种田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极限保卫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高塔公主[西曼]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东晋北府一丘八统计大明洪荒历西游之史上最强妖王墨少,夫人成了国民媳妇大江湖之热点大侠

暮云霁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暮云霁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暮云霁雪txt下载手机版 - 小子桓呀的全部小说 - 暮云霁雪 新世界小说移动版 - 新世界小说手机站